三九豬小說網 > 六耳獼猴鬧洪荒 > 第 九 十 三 章 三清分家
    就在孫渺閉關之時,昆侖山上的三清圣人的修道之地,此時的玉清圣人元始尊和上清圣人通教主正在拼命額闡釋著各自的道果才是正確的,一旁的大師兄老子圣人眼中充滿了無奈,自己這兩個弟弟已經為了各自額道果爭吵了數百年。

    引發兩人爭吵的面紅耳赤的原因非常之簡單,但是隨著他們的爭吵,這些年兩人所收的弟子因為各自的老師也互相討厭其互相的弟子,隨著各種爭斗的事件不斷地加劇,最終的結果是引發了兩人的爭斗,但是追根揭底真正的原因是兩人所悟的道不同,甚至可以兩人的道是相互對立的,也使得各自門下的弟子所修的道不同,正所謂道不同不相為謀,如此也讓的兩方圣人的弟子也跟著對立起來,這些年更是大爭斗不斷。

    上清和玉清兩位圣人對于各自的道上的領悟不分上下,這時率先回過神的玉清圣人收起手,隨即悠悠一嘆道:“通師弟,未想到你我所領悟知道相差竟然如此之遠如今是到了我們互相選擇的時候了?!?br />
    上清圣人和玉清圣人雙方收手后,聞得元始圣人后原本桀驁無比的通也不由的露出了一絲惆悵,淡淡的道:“道無常,吾輩修士一生感悟道,道本無形無質,既然我等都不能各自所領悟之道有所不對,但是你也不能我所領悟之道錯了,既然如此,不如吾等就此分開,強迫待在一起的話只會影響彼此所修之道?!?br />
    玉清圣人聽完通之言后露出了一絲怒氣道:“大道五十,衍四十九,通你何必放棄一條康莊大道,非要走那一條泥濘崎嶇的道,而且你看看你的那些弟子一個個披鱗掛羽的全是一群不知禮數之輩,哪里還有一絲修道之人的模樣?!?br />
    通圣人自然之道自己的弟子這些年里和元始圣人的弟子這些年的爭都有多么激烈,但是她并不認為這又什么錯,反而認為修道之人本就應該披荊斬棘,奪取機緣,爭那一線生機,看看現在的六位圣人,那個不是當初在紫霄宮之中贏硬生生的從哪三千大能之中奪取的一線機緣才能成圣。聽到元始圣人如此之,立即反駁道:“我輩修道之士,本就應該逆而行,吾那些弟子們不過是順應洪荒強者生存的常態罷了?!?br />
    通圣人立下截教,所謂截,截取,破也,大道五十,衍四十九,地萬物皆有一線生機,截取之機緣,萬事萬物都需爭,只要對自己有利,就需要盡力一爭,即使對方乃是定之人,也要找在所不惜奪取他人機緣與己身。而元始圣人所創立之教,曰闡,闡者,闡述,立也,意指闡述地之意,順承意。行那順之事,奉行意,只要站定命所歸的一方。

    兩教所思所想的教義不同,而傳道各自的弟子之下后便產生了更大的變化,闡教門下講究順應人,一切全憑各自的機緣,玉虛宮里的十二位剛入門不久的正式弟子,每一個人都有著巨大的機緣和成就不爭奪。而截教門下則是恰恰相反,只要發現機緣便會呼朋喚友一起爭奪,再加上通門下弟子眾多,因此更使得通門下養成了一種橫行霸道的習慣,成了整個昆侖山上的一霸。

    闡、截兩教弟子都同處在昆侖山之上,期間為了爭奪機緣更是不知道發生了多少沖突,昆侖山作為洪荒的仙道圣地,很多散修都聚集于此,很多散修多數都愿意與品行良好的闡教之人相處,但是其中也有著隨心所欲之人與著截教之人結交,這也形成了兩股盤踞在昆侖山兩教的龐大勢力,比方這次散修里的一人發現了一件先上品靈寶,最難得的是這靈寶的屬性與自己十分相合,這修士大喜之下就要收取,卻是在收取的過程中被街角的路過之人發現,那位截教的人自然不會和你客氣,直接偷襲那個人,將其重傷搶去他的機緣,若是自己打不過,就直接呼朋喚友,群毆也要得到。哪位散修自然也不會讓截教的人如意,也是立馬呼朋喚友,因此雙方又開始了大戰,是越打越烈,由一件的靈寶事件直接把闡、截兩教的核心人員互相動手,形成了一場波及到整個昆侖山的大戰,最后甚至引動了三清圣人,也導致了圣人互相論道比拼的一幕幕。

    此事雙方在去追究到誰對誰錯已經晚了,如此多的事件擠壓在一起終于爆發了,終于演變成了三清圣人分家之心,老子看著兩位弟弟,不由想到數萬年前的畫面,隨即招來自己的坐騎,一邊宣布著三清就此分家,老子離開了是昆侖山來到了首陽山建立了靑陽宮作為自己的道場。元始和通兩人互望一眼,隨即通一揮袖子,收起自己的弟子向著東海而去。

    而元始圣人看著離去的通,心中的失落一閃而逝,向著原先的三清宮一抹,隨即原先的的三清宮變成了玉虛宮,三清從此也就正式分家了。

    三清一分家,隨即整個洪荒機都顯示出來了,此事一出簡直是有人歡喜有人愁,想經常受三清欺負的西方二圣自然是高興無比。

    而離去的通,此時卻是來到了東海之上,通圣人站在東海一處足足十數年有余,只見此時的通圣人眉頭一皺心中暗道:“來了”緊接著通圣人緊緊的看著海底,。

    此時的海面上雖然仍然是一片波濤伏起,但是其海底的激流早已是翻滾無常,緊接著海底傳出一陣陣龐大的壓力,方圓數千萬里的海底發生了就咧的翻涌,好似整個海底發生了劇烈的震動,隨著震動慢慢的一座海島竟然從海底漂浮起來。

    大神通者能移山填海,開辟時間都是事,更不用高高在上的圣人了,可是這個島嶼伏道海面上之后,便見一根沖巨柱突然從海底冒出,緊接著一聲嘶吼,震動著整個洪荒。這時的通圣人看著這現出身來的海島,不由得贊嘆道:“好一個混沌遺脈,此混沌異種進鱉,已經有當初的北海撐玄龜的一半大了,可惜被洪荒煞氣影響,不能開啟靈智,正合吾建立道場之用,”原來這不是島嶼,而是一個巨大的生靈,只因為其生存在海底,有因為其每萬年才顯現一次,而背部早已形成了各類的海底面貌,所以才看起來有些像島嶼一樣。

    混沌遺脈,是指在混沌鐘誕生的生靈,生血脈強悍無比,可以自由的控制混沌之力,其生存環境一般是混沌之中,而在洪荒之中,其很難調動混沌之力,畢竟洪荒世界中并沒有多少混沌之氣,想當初的三千魔神也都屬于混沌中的生靈,通看了看這異種金鱉,道:“如今吾正好要尋覓道場,而其恰巧出現在這,正是與吾有緣,不如做吾之道場。日后日日聽取吾之大道,待到消除到了煞氣后,也便以后可以重開靈智?!?br />
    金鱉自從海底整個顯出身形,便引長嘯,宣告宣告的到來,一時間整片東海海水海嘯不斷,東海的生靈被這股威壓之下懾懾發抖,這時通看著這金鱉浮在其頭頂,看著這桀驁不訓的金鱉,心神一動便把自己想在他身上建立道場的想法傳遞給它,并保證日后定為其開啟靈智。這金鱉雖然靈智不全,但是其自身本能感覺這眼前的不點是自己的一番機緣,因此僅僅是遲疑片刻,便同意了通的意見。

    聽到這金鰲同意了自己的意見,通頓時大喜,只見通體哈哈一笑,便開始在金鰲身上布置自己的道場,其伸手一揮,頓時其身上的海底面貌頓時變換成了洪荒北部的景色,并在一處立下石碑,其上寫著金鱉島三個神文,這三個神文一眼望去好似有著無數大道在其中演化,使得整個石碑充滿了濃濃的道意,通來到這金鱉島最高處,大袖一揮,便見到一座宮殿由變大聳立在山頂之上,此為通平日修道和講道之處,喚作碧游宮。

    隨即通放出自己原先收起的截教眾人,指著多寶道:“這時為師在東海之上找到的一處道場,喚作金鱉島,此島乃是混沌遺脈異種金鱉與為師達成協議所化,爾等且不可在島上肆意妄為?!边@時島上傳來一陣低吼,是異種金鰲向著截教的眾人打著招呼,截教眾人聽聞此島乃是一頭異種金鰲,頓時露出一臉的震撼之色,只有多寶和無當幾位有數的弟子神色鎮靜自若,仍保持著神態未變分毫,由此也可看出截教眾人的良莠不齊。

    通看著自家弟子的表現,眼中的不滿一閃而過,不過也沒有多什么,直接對著眾人吩咐:“爾等聽從多寶師兄的安排,自行在金鱉島上開辟洞府,千年后吾在碧游宮講道?!?br />
    吩咐完眾人,通接著向洪荒宣布道:“吾乃上清圣人通,今于東海金鰲島上建立道場,千年后之后在此講道,有緣者皆可前來聽道?!?
福利彩票投注站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