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九豬小說網 > 魔法專修學院 > 部落篇 第一百五十七章 巴特獻計(中)
    ?

    “你小子真不錯,真的很不錯,很和我口味!”瓦爾蘭今天估計是出征以來笑的最多的一天了,“要是我有你這個年紀該多好啊,與你結為兄弟,一起去外面闖闖那該死多么愜意額一件事(情qíng)?!?br/>
    “屬下不敢當?!?br/>
    “在謙虛我可就生氣了啊,我夸你你得受著,這是軍令,知道了嗎?”瓦爾蘭看似正經的說道。

    巴特不厚道地笑了,在他的印象里一軍之主應該是那種冷血霸道型的,生人勿進,但是瓦爾蘭卻讓他感覺很溫暖有一種長輩對晚輩地呵護在這里,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他心里不敢確信。

    “唉,在多笑笑吧,估計到了晚上就笑不出了咯!”瓦爾蘭從椅子上站起,然后走到那扇落地窗前,望著廢墟一般的烏佗城,這是他軍旅生涯第一次征服土地,以前做的最多的就是保衛王城,與那群魔獸廝殺。

    別以為蠻族(身shēn)在冰原除了寒冷與食物就沒有別的危險了,每隔十年冰原都會發生的獸潮也是令蠻族人焦頭爛額的一件事(情qíng),瓦爾蘭的前半生就是在最北端守護著都城的安全,而如今踏入人族這片土地,他才發現,比起兇殘的魔獸,狡猾的人類才更加的難以對付。

    他們悍不畏死,詭計多端,魔獸至少知道畏懼,而這些人族卻像是打不死的小強一樣,你殺掉一批,他再來一批,無窮無盡,視生命如無物,那種頑強不到的種族特(性xìng)才是最讓他膽寒的。

    “是因為現在緊急的軍(情qíng)嗎?”巴特一下子把他心里想的說了出來,瓦爾蘭轉過(身shēn)來驚訝地看著他,“你怎么知道的,以你的(身shēn)份應該接觸不到這些信息的,而且看你這(身shēn)打扮估計連戰場都沒去過吧?”

    “剛剛你們不就是討論這個嗎,我在門口一字不差都聽到了?!卑吞乩硭斎坏卣f道,順便看了眼,坐在旁邊如同隱形人的三個將領,他們始終信奉著多說多錯,少說少錯,不說不錯的原則,瓦爾蘭只要不主動問他們,他們絕對是一個字都不會多說。

    雖然他們支持瓦爾蘭激進派的言論,但并不代表他們有那個能力去幫助巴特,他們對于保守派的力量更加的忌憚。

    瓦爾蘭至少還有個大帥的(身shēn)份,別看他們(身shēn)為將軍很風光,要是得罪了剛剛出去的那些人,運氣好能在從戰場上活著回去也沒用,他們想要在自己的地盤,弄死幾個人真是太簡單了,這還不是重點,最害怕的其實是禍及妻兒,他們自己可以不要命,但是不能害了孩子啊。

    “唉,原來你都聽到了啊,那我也沒什么好隱瞞的呢,”瓦爾蘭的臉忽然像是憔悴了十幾次,這個難題一直困著他,就是個解不開的死結。

    巴特能感受到瓦爾蘭的心緒,因為他也有同樣的感受,蠻族已經失了先機,人族大軍以至,在想取得突破(性xìng)的進展簡直是癡人說夢,但是,他可是巴特啊……

    其實從戰爭開始的那一刻起,他就沒有疏忽過,雖然只是個看門的,上不了戰場,但是他總是會找到機會爬到城主府的瞭望塔塔頂,戰場的每一個角落他都刻在了腦子,在他心里,他早就對這些將領們的本事產生了懷疑,層出不窮的昏招硬生生地從大優勢打到劣勢。

    他除了干著急別無辦法,他只是一個絲毫不起眼的小角色,說的再多,無論爭取與否,都只是講廢話罷了。

    ……

    巴特感覺命運之神就好像在跟他開玩笑一樣,他從來沒想過有朝一(日rì)能站在這里與瓦爾蘭一同俯視這片土地。

    “主帥,我有辦法能解現在的困境?!?br/>
    瓦爾蘭和另外三個將領:“???”他們四個就像是在看一個白癡一樣的眼神看著他。

    瓦爾蘭雖然很是欣賞他,但是聽到巴特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心里也是有些不悅,巴特也察覺到了瓦爾蘭的表(情qíng),他很不理解,剛才還好好的,怎么突然這樣了。

    “主帥……”

    “呵,你知道你剛才在說什么嗎?”瓦爾蘭的角色從一個慈祥的長輩轉變成一軍之長,他目光炯炯地看著巴特,再一次重復道,“你知道你自己在什么嗎?”

    是有那么一丟丟的瞧不起?瓦爾蘭隱藏地很好,但是依舊被敏銳地巴特給察覺出來,他不是針對巴特,只是作為一軍之長的他,聽到巴特說那話時,不自覺地流露出來的表(情qíng)。

    雖然他看好巴特,但是并不代表他不討厭狂妄自大的人。

    巴特沒有那眼神受到影響,好不容易有個機會能把憋在心里的話說出來,這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放在眼前,他不想錯過,在他看來這是上天對他的饋贈。

    而且一個門外漢,大言不慚地在專家面前說這種話,要是他自己,他估計也會這樣,所以他選擇(性xìng)的無視掉了負面的東西。

    “沒錯!”說話擲地有聲,巴特的臉上流露出前所未有的自信,“我,有辦法解開現在的這個困局?!?br/>
    沒有自大,更沒有胡亂說,瓦爾蘭在巴特的眼里看到了不一樣的異彩,那是一股極度自信的表現。

    “你以前打過仗?”瓦爾蘭問道。

    巴特搖搖頭。

    “你以前看過兵書?”

    巴特搖搖頭,然后道,“這是我第一次參軍打仗,也是第一次真正的見識到所謂的戰場?!?br/>
    “雖然這樣說有點難聽,但是我沒有針對你的意思,我雖然不是什么戰無不勝的戰神,但是我打了幾十年的仗,自負還是有些能力的,敵我兵力相差接近10比1的比例,怎么贏?”就算是戰神也不過如此吧,這句話他沒說,但是他的表(情qíng)已經告訴巴特了,我雖然中意你,但是并不代表我會相信你。

    氣氛很凝重,是因為瓦爾蘭對這事太過于看重,所以不自覺就加重了語氣,那股(身shēn)為大帥的氣勢又回到了他的(身shēn)子,只是他還未注意到罷了。

    巴特的眼神還是那么堅定,因為那個計策在他的腦子里已經推演過無數遍了,這事目前唯一的也是最為可行的辦法,他相信只好肯努力,就還有一線生機!

福利彩票投注站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