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九豬小說網 > 雄起都市 > 第543章 想要挾我們?
古原的這些話,絕不是在妄言;本來他們的騰山能源,就比富龍能源強大,這也是蔣老爺子,為什么著急出手賣掉公司的原因;他怕的就是某天,騰山對他出手,蔣家扛不住。
因為騰山能源作為運城的企業大亨,完全有能力和實力買斷油氣供應權限;這權限一旦落入他們手中,所有的民營能源公司,全部會被掐住脖子。
陸叔叔的臉上依舊帶著笑,只不過那笑容里,卻透著幾絲尷尬和后怕;他緩緩轉頭看向我和彩兒,那意思好像是在告訴我們:人是絕對不能放的,但古家這么施壓,大陸能源公司可能真的要黃,你們之前投給我的錢,估計是收不回來了。
彩兒又轉頭看向了我,因為購買能源公司的錢,有很大一部分是從我藍蝶公司里拿的,真要是血本無歸,彩兒和陸叔叔最對不起的還是我。
可真的會血本無歸嗎?我只笑不說話,倒是要看看這個古原,還能放出什么厥詞來。
陸叔叔再次轉頭,依舊笑說:“古先生,你看你一進門,就一副興師問罪的樣子,至于嗎?好歹也是龍頭企業家,別動不動就發火,大家畢竟都是有身份的人?!?br /> 古原長舒一口氣,把煙頭掐滅說:“陸先生,自從您來運城之后,所做的一系列的事情,沒法讓我不生氣!我今天來,只是想告訴你一句話,一切都結束了,我們的錢也賺夠了!之前你們弄垮了那么多公司,也可以跟上頭交差了;只要你們的人收手,一切都將相安無事、天下太平,我也會把承包權限,分一部分給你們大陸能源,讓你在運城賺的盆滿缽豐?!?br /> 講到這里,古原高傲地往沙發上一靠,又說:“條件就擺在你面前,現在就打電話放人吧;我可以跟你保證,運城也好,乳城也罷,自此以后,再也不會起什么波瀾;咱們一起聯手,把這個社會創造的更美好,這難道不是咱們共同的夙愿嗎?”
聽到這里,我再也忍不住了,直接就站出來說:“屠夫殺完了人,把手里的屠刀一扔,說他想做個好人,所以他殺人的事情,就可以不被追究了對嗎?因果循環,報應不爽,法律的存在,就是還所有人一個公道!我們絕不會因為對方的強大,因為犧牲的太多,而放棄這個‘公道’。所以啊古先生,你們是一群亡命徒,我們也是,拿公司威脅我們沒用,因為我們連自由、仕途,甚至命都可以不要!”
古原猛地抬頭,銳利的眼神又看向了我:“陳默是吧?!你不是蔣家的女婿嗎?怎么又跑到這里來了?你究竟跟誰是一伙的?怎么哪兒都有你?!”
我指了指房頂說:“我跟‘天道’是一伙的,天道的規律,就是邪不勝正,所以我自然要站在能勝利的一方?!?br /> “小混蛋,你別不知道輕重!實話告訴你,只要拿到壟斷權限,我碾死你們大陸能源,就跟碾死一只螞蟻一樣容易!”他咬牙切齒地看著我說。
“那如果我們拿到了油氣承包權限,是不是碾死你們騰山集團,也跟碾死螞蟻一樣?”我叼上煙,淡淡地看著他問。
“就憑你?你有什么資格?雖說大陸能源公司,算得上是運城的二號企業,可這二號和一號之間,還差著好幾個檔次,你們有什么能力,能從我們手里奪得這個權限?!”古原冷笑著,身體朝前一傾,又饒有興致地看著我說:“早就聽說你陳默,做事向來劍走偏鋒,我手里的好幾員大將,都是敗在了你手里!但今天我倒是想看看,你這只潑猴,怎么在我掌心里鬧騰!”
“你確定要看嗎?”我伸著腦袋問。
“我會擦亮了眼睛看!我古原能爬到現在的地位,靠得就是‘不信邪’!”他咬牙盯著我,眼睛用力瞇了起來。
我仰頭長舒了一口氣,把手里的煙掐滅后,才看著他說:“你沒有心臟病吧,有的話先吃口藥,別一會兒聽完我的話,再氣吐了血?!?br /> 古原頓時哈哈大笑道:“好一個狂妄的小子,你放心,我古原什么大風大浪沒見過?難不成你還真能從我手里,把承包權限搶走不成?”
我一笑說:“不僅僅是搶你手里的承包權限,你說萬一你們騰山集團這家上市公司,被摘牌退市了怎么辦?那幾大國有油氣集團,還會在這個時候,把權限授權給你們騰山集團嗎?”
聽到這話,古原頓時搖著頭,特別不屑地擺著手說:“陳默,這就是你對付我的辦法?你聽好了,單憑韓大鵬提供的那些操縱股市的證據,或許會把我古原,從董事長的位子上拉下來,但想整垮騰山集團,讓我們退市,這幾乎是癡人說夢!你也太幼稚了吧,我現在開始懷疑,你這么幼稚的一個人,是怎么活到今天的?!”
我抿嘴點了點頭,從兜里掏出手機說:“古先生,我幼不幼稚先放在一邊不談;您相不相信,只要我這個電話一打出去,不出一周,你們騰山集團的股市,會爆炸般的崩盤?而且有關部門,會在極端的時間里,將你們上市公司的牌子摘掉?”
“好???你打一個我看看,我倒是真想知道,你這小子究竟能有什么辦法!”他端起桌上的茶水,輕抿了一口說。
我點點頭,直接打開手機,將號碼撥給了蔣晴。
“師姐,關于古家的事,大師傅給你做安排了嗎?”
電話那頭,蔣晴一笑說:“昨晚就安排了,讓我沉下心聽候指示?!?br /> 我繼續說:“那好,你現在就通知你小姑,將所有資料備齊吧,我們跟古家,已經徹底撕破臉了!”
“明白,最遲今天下午,這件事就會暴出來!”說完,蔣晴干練地掛掉了電話。
見我收起手機,古原的臉色瞬間陷入了沉寂,他嘴里輕聲念叨著:“蔣晴?難道你打電話的人,是蔣家的那個蔣晴?!”
我看著他再次一笑說:“沒錯,就是蔣家現任家主蔣晴!當年你們騰山集團上市時,拆借蔣家的產業,但對方沒有同意;所以你們就造了假合同,屬于違規操作!直到今天,騰山鋼鐵的實際控制權,還在蔣晴的小姑手里!如果從一開始,你們的上市就犯了法,即便你們現在做得再好,又有什么價值呢?!古先生,你說你們騰山集團,該不該退市?!”
福利彩票投注站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