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九豬小說網 > 王爺歸來:妃你不可 > 第214章 實力打臉
  “看吧!連王爺都說公平,你還有什么意見嗎?”木槿汐攤手說道。

  “你……!”玲瓏公主臉色陰沉,氣得面目猙獰。她堂堂北盈最受寵的公主,居然在這里受這等屈辱。

  不過……

  突然想到了什么,她稍微調整自己的情緒,說道“既然如此,本公主沒有意見。不過要是在你身上搜出來了,你又該作何解釋?”

  木槿汐聳了聳肩,“要殺要剮任由你處置咯!還能怎么辦?”

  皇甫寒聽到這話眉頭鄒了鄒,他特別不喜歡聽到這樣的話。他不會讓她受到一點傷害。有他在,沒有人可以傷害她。

  不過玲瓏公主聞言倒是放松了不少,有了木槿汐這句話。一會兒她要是做點什么就不會有人說閑話了吧!“好!本公主同意你說的。”

  木槿汐嘴角勾起冷笑。她走了出來張開雙手,說道“那就來搜吧!”

  “汐兒!不可!”見狀皇甫寒第一個反對,他怎么能讓她被當眾搜身。

  木槿汐回過頭望著他,對他眨了眨眼,說道“沒事,你什么都不要說,看著就是了。”

  說著她又看向玲瓏公主,說道“來啊!不是要搜身嗎?”

  玲瓏公主看著她挑釁般的語氣,頓時氣不打一處出。她給身邊兩個宮女使了使眼色,說道“去!給本公主仔細的搜。”

  “是!”宮女應了一聲朝木槿汐走來。

  其實她們一點都不愿意接受這個任務。看著木槿汐身后一臉陰沉的皇甫寒,她們就覺得每走一步都是那么的艱難。越走越近木槿汐,心里的壓迫感就越強。讓她們感到有些手足無措。

  不過玲瓏公主的命令也不能不聽,只好硬著頭皮走到木槿汐身邊。

  “木姑娘,得罪了。奴婢也是沒有辦法,還希望你不要怪罪。”其中一個奴婢有些懼意的說道。

  木槿汐一臉不以為意,“無妨,你們盡管搜就是。搜仔細了,別讓公主誤以為你們放水了。”

  宮女聞言神情微動,兩人對視一眼便開始搜身。

  不過礙于皇甫寒在,她們動作不敢太野蠻。只是在木槿汐身上能夠藏東西的地方找了找。

  出乎意料的是,木槿汐身上真的沒有任何東西。宮女疑惑的對視了一眼,似乎不太相信的又仔仔細細找了一番。

  玲瓏公主原本一臉得意的等著木槿汐打臉。看到宮女的反應,似乎有些不對勁。她得意的神情也慢慢沉了下來。

  “怎么樣了?找到了就拿出來,磨磨蹭蹭的像什么樣子。”

  宮女找了又找,就是沒有找到她們想要的結果。聽到玲瓏公主的話,她們又對視了一眼。在對方的眼中都看到了絲絲的畏懼之意。

  她們緩緩的轉過身,弱弱的說道“回公主,沒…沒有找到任何東西…!”

  是的,是沒有任何東西。別說令牌了,木槿汐身上一分錢都沒有。

  玲瓏公主聞言,一臉不相信,“怎么可能?”

  令牌是她親手放到木槿汐身上的,她離開后也派了宮女看著她。就算她發現令牌的存在,她要銷毀證物,宮女也會發現不是?

  可是至始至終她都沒有發現令牌的存在,也沒有機會把令牌藏到別處。令牌怎么可能會不見了。

  她也不管那么多了,親自來到木槿汐身邊搜。

  木槿汐也不在意,隨便她搜。反正她是不可能找得到的。

  她偷偷看過了,那個令牌是用玉打造的。令牌的作用她不知道,她也不知道用的是什么玉。反正她感覺這令牌看起來挺值錢的。

  這么好的東西她會還給她?別做夢了。

  “怎么可能,不可能!說!你到底把本公主的令牌藏哪去了?”玲瓏公主怎么也不相信,她明明放在木槿汐身上的令牌怎么就不見了。

  因為心急,她在木槿汐身上到處翻找,弄得木槿汐的衣服亂糟糟。皇甫寒見狀眉頭蹙起,臉色更沉了。

  他把木槿汐拉到身邊護在懷里幫她整理衣著。目光冷厲的看著玲瓏公主,說道“該證明的已經證明了,你該向汐兒道歉了。”

  不!不可能!

  玲瓏公主搖著頭,一臉難以置信。

  “木槿汐,是不是你藏起來了?你藏到哪里去了,給我交出來。”

  那個令牌是北盈皇賜給她的。見令牌者就相當于見到皇上。有了這個令牌她在北盈幾乎橫著走。

  她之所以用令牌做誘餌,就是想把木槿汐這個偷盜罪再升一級。畢竟偷的是北盈的令牌,此事非同小可。

  說小了是偷盜,往大了說她是想要干預北盈的政事啊!

  而要給木槿汐定個什么樣的罪名還不是她說了算。

  可是現在什么情況?她的令牌呢?

  “公主,我早就說過了我沒有拿你的東西,你偏不信。”現在打臉了吧?

  木槿汐一臉無奈。

  “我不信!”玲瓏公主也是被氣瘋了,直接沖上去要扒木槿汐的衣服。她今天一定要在她身上找到令牌。

  然而她還沒近木槿汐的身,就被皇甫寒一掌劈飛了。

  “噗”!玲瓏公主摔倒到地上的同時一口鮮血噴了出來,染紅了地板上灰白色的大理石。

  她艱難的抬起頭,一臉難以置信的望著皇甫寒。

  只見皇甫寒冷厲的目光直視著他,低沉的聲音讓她感到心顫。“大膽,竟敢傷害冷王妃?”

  “玲瓏!”這時睿王匆匆忙忙趕了過來,見到玲瓏公主倒在地上連忙扶她起來。

  “怎么回事?”睿王見她嘴角的血跡,眼里的光芒也變得冰冷起來。

  之前他就覺得玲瓏公主對皇甫寒的感情不一般,生怕她會破壞他們的計劃。所以在伺候她的宮女里安插了眼線。就是擔心她會做出什么極端的事情來。

  這次她要對付木槿汐的事他是知道的。他之所以不插手是因為他覺得,若是她能夠通過自己的手段得到皇甫寒,那也未嘗不是件好事。

  只是沒想到她這么沒用,陷害不成還把令牌搭進去了。要知道他盯上那個令牌已經很久了。

  現在,看著玲瓏公主這副樣子,他沒有一絲憐憫。反而感到怒氣沖發。

  他只想說她活該!

  。
福利彩票投注站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