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九豬小說網 > 迷路的你請回家 > 第一章 本姑娘記住你了
    這一年的(春chūn)天與以往不同,這一年是男孩和女孩相識的那一年。

    “夕夕啊,聽說咱們對面搬來了一戶人家,一會咱們吃完飯去拜訪一下吧!”

    “我不去,我要在家玩!”涼夕白眼一翻,嘴一撇,心想,我為什么要去找他們呀,浪費我的玩耍時間。

    “回來再玩??!”白靈芝沒好氣的說。

    “你這孩子,真是的,一天天就知道玩,你都快幼兒園畢業了,還沒認識幾個字呢,你說你咋辦??!”白靈芝越說越激動,到后來都快拿雞毛撣子了。

    “哎呀,媽,你別啰嗦了,我知道了?!睕鱿σ豢醋约依蠇尶毂?,好漢不吃眼前虧在沙發上捂著耳朵,妥協求饒了。

    “那行,快點收拾收拾來吃飯吧!”白靈芝消了一些氣,對自家閨女的懶惰很是無奈。

    “老婆,做了什么好吃的??!”涼忠看見了飯,兩眼放光。

    “去去去,你們兩個都去洗手去?!?br/>
    “哦”

    終于吃到了自己喜歡吃的土豆,哦不,是看到了自己喜歡吃的土豆……因為白靈芝把土豆燉(肉ròu)端走了,端走了!

    此時此刻,涼夕內心是崩潰的。

    “媽,我要吃土豆!”涼夕撅著嘴喊

    不過沒用。

    “老婆,做了菜為什么不吃啊”

    “不是不吃,是不給你們吃?!卑嘴`芝白了涼忠一眼,繼續說“這不是人家對面搬來了戶人家嘛,我就想現在都到飯點了,他們肯定還在收拾屋子,還沒吃飯,我給他們送點過去?!?br/>
    涼忠這時候也不疑惑了,反倒是涼夕心里默默記恨下了,好啊,還沒見過面呢,就開始侵犯本姑娘的利益了。涼夕越想越生氣,慢慢的眼睛瞇了起來,好巧不巧的被白靈芝瞅見了,知子莫若母,她還不知道自己閨女啥心思,眼一瞇,肚子里壞的咕咕冒泡。

    白靈芝拍了涼夕一下,告訴她,要是想耍壞心眼,被她知道了,就克扣她零食。

    沒辦法,老媽在上,涼夕只能認慫,但是轉念一想,我不讓你知道不就好了嗎,哈哈哈哈

    終于吃飯了,涼夕狼吞虎咽著,沒有一丁點的淑女氣質,反而像個糙老爺們,再不修邊幅,估計就成摳腳大漢了……想到這兒白靈芝不(禁jìn)哆嗦了一下嘴角一抽,自己女兒要是繼續這樣下去,還能嫁的出去嗎?不行,現在要先到先得了,聽說對面新搬來的那戶人家有個和自家閨女一樣大的帥小伙,這肥水不流外人田啊,趕緊得先占上啊。這樣一想,又開心了,而涼夕卻不知道自己早已經被自家老媽賣了,

    吃完飯,白靈芝讓涼忠洗碗,而自己則帶著閨女去“認門”了。雖然涼夕一百個不愿意,但是在老媽的(淫yín)威下,不得不答應,在心里又暗暗的記下了一筆,心想,

    你給我等著,本姑娘一定饒不了你!

    此時的涼夕抱著土豆,使勁的看著裝土豆的飯盒,仿佛要把它看穿,其實內心早已心潮澎湃,在叫囂著,快到我嘴里來,讓我吃掉……

    白靈芝敲門,開門的是一個婦人,打扮普通,面容和藹可親,任勞任怨的樣子,不由得讓人親近,放下防備。

    “你好啊,我是住在對面的白靈芝,這位是我女兒涼夕,聽說你們剛剛搬過來,想著你們光忙著收拾屋子了,肯定還沒吃飯呢吧,我做了點家常菜,給你們送過來?!卑嘴`芝滿臉笑容的介紹著。

    婦人開始很驚訝,既而轉為微笑,回著話,介紹著說自己叫秀芬,是這家的保姆,負責照顧小少爺景湛。

    秀芬在這家做了好些年了,是從月嫂做起來的,當初做月嫂的時候其實自己也順便當著(奶nǎi)娘的,這家的夫人比較瘦弱,平常也很少回家,對小少爺的照顧也不是很多,所以就請了個保姆。當初本來是說就照顧一個月,但是秀芬照顧的還不錯,得到了夫人的認可,就在這里一直做下來了,直到現在。

    兩個婦人在這里正聊著,景湛下了樓,淡漠的抬了抬眼皮,看向了門口,并沒有出聲,但依舊是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這時候的小景湛上(身shēn)穿著合(身shēn)的灰色運動外(套tào),里面是白色的高領打底衫,下衣是黑色的長褲,腳上是家居的小拖鞋,但是他的一切都很嚴肅,或者說是老成。

    此時的涼夕正閑來無事,一抬眼看到了正在下樓的小男孩,雖說很好看,但是小孩子對于這些是沒有概念的,此時的涼夕,頭上一個沖天辮是用紅色的發繩綁起來的,(身shēn)上是粉色的小花裙子,再配上粉色的小涼鞋,把小女孩的天真可(愛ài)展現的淋漓盡致,但是她的表(情qíng)可能就沒那么可(愛ài)了。因為這時的涼夕正撅著嘴,皺著眉毛,在白靈芝的(身shēn)后直勾勾的盯著正在下樓的景湛。

    可是白靈芝并沒有發現自家閨女的不正常,依舊在(熱rè)(情qíng)的和秀芬搭話。倒是涼夕的悲憤過度,輕哼了一聲,讓白靈芝一抬頭看到了景湛,隨口說到“這就是你家的小少爺吧?!?br/>
    秀芬聞言轉了頭,看見了景湛,向他介紹道,“少爺,對面的鄰居來看望我們了?!?br/>
    景湛表(情qíng)扔沒有太大的波瀾,只是應了一句“知道了?!北阕灶欁缘牧?。

    秀芬連忙解釋,少爺名叫景湛,這些年因為夫人的陪伴太少,少爺早就已經習慣了孤獨,習慣了待在只有自己一個人的世界里,慢慢的也就冷漠了。

    涼夕作為一個小孩子是聽不懂她們這些大人的話的,她就只是盯著景湛,心想,拽什么拽,本姑娘記住你了,早晚讓你當我小弟,臣服于我。想到這里,自己不(禁jìn)又笑出了聲,旁邊的白

    靈芝表示很無奈,自家閨女咋感覺越長越砸自家手里了呢,同時又覺得景湛這孩子不錯,穩重,正好適合自家閨女。

    ……

    “那我們就先回去了,你們趕緊收拾吧?!?br/>
    終于聽到了這一句,涼夕心里松了口氣,老媽終于要走了。

    剛一回家,白靈芝就叨叨開了。

    “夕夕啊,你看看人家小景湛,人家那么小,父母就離開家了,人家現在特別獨立,你看看你,哎呀,無可描述……”

    完了,涼夕被自家老媽嫌棄了,而對門的那個就是老媽口中的別人家的孩子……

    現在又是假期,沒什么事(情qíng)干,小孩子誰會寫作業呢,于是這么想著涼夕就想往外溜。

    “媽,我出去玩了??!”

    “哎呀,去吧去吧,反正也不寫作業,省的在家煩我?!卑嘴`芝揮了揮手,示意同意了。

    涼夕肯定就腳底抹油,往外走,開了家門就往外跑,結果因為跑的太快,和來人撞上了。對方也是個小孩子,跟她差不多大,被她巨大的沖擊力撞的也是一趔趄,但是還是順勢護住了涼夕,把涼夕護在了(胸xiōng)前。

    迷了巴登的涼夕,全然不知道自己經歷了什么,抬頭看了一眼,發現,那個小男孩就是對門的那個孩子,不由得撇了撇嘴,想要推開他,但是景湛缺以為她是哪里撞疼了,便低聲問

    “你沒事吧?”

    雖然他語氣依舊淡漠,但是多了一分關心,白皙的小臉上,也有了一絲絲的紅暈。

    “是你護住了我嗎?”涼夕一臉呆萌,眨著大眼睛,迷糊的問。此時對景湛的怨也消散了,畢竟她是一個知恩圖報的爽快人啊。

    “嗯”小景湛淡淡應了一聲。

    “那,謝謝你啦”涼夕立馬眉開眼笑,在陽光的照耀下,小女孩的睫毛顯得更加修長,彎彎的,美美的,嬰兒肥的小臉蛋兒,粉粉的嫩嫩的,在陽光下更顯得可(愛ài),討人喜歡。

    此時樓道里的兩個小孩子,一個男孩子,一個女孩子,女孩爽朗的笑著,男孩也略微嘴角輕輕上揚,在這陽光的照耀下,像極了童話里的故事,這樣一副美好的畫面,大概可以讓人回味許久了吧……

    “你很善良,救了我,我很喜歡你,我們從今以后就是好朋友了,好嗎?”女孩真誠的開了口。

    “好”景湛微微點了點頭,應了一聲,在那么一瞬間,眼里產生了一絲波瀾。也許朋友,對他來說很陌生,或者是說他從來沒有過朋友,因為在他受到的教育里,強者是不需要朋友的,強者從來都是孤軍奮戰,但是不得不說,這樣的(情qíng)況對一個小孩子來說是極其殘酷的,他感受不到他這個年齡的歡聲笑語……所以此時的景湛和涼夕的心境是截然不同的。

    “我要出去玩,你

    去嗎?”此時的涼夕早已將景湛視為朋友,小孩子總是善變的,但是不管怎么變,善良總是他們的天(性xìng)。

    見他不說話,涼夕慢慢的想明白過來什么一樣,轉頭對他說

    “我聽我媽媽說了,你學習很好,還會彈鋼琴,你是不是要學習啊,哦,這樣???,那好吧,那我自己去玩找小伙伴玩了啊,你去學習吧”涼夕自顧自不啦不啦的說了一大堆。

    其實這時候涼夕的眼睛已經慢慢暗淡下來了,她其實很想和這個小男孩哦不,是景湛一起玩的,因為聽說和學習好的人一起玩自己會被傳染,自己也會學習好,這樣媽媽就不會沖著自己發脾氣了,她還是有自己的私心的。

    (本章完)
福利彩票投注站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