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九豬小說網 > 陳默 > 第705章 堵截孔家的人
聽了我的話,封豹似乎再也無力反駁什么了;他艱難地開口道:“陳默,這件事我拿不定主意,我要再跟我爸爸商量一下。”
“還在等什么?等著孔家、云家過來救你們?要是愿意救,他們不早就給你們打款了?我實話告訴你吧,之前給你們貸款的財務公司,就是孔家指派的;他們來收賬的消息,你們已經知道了吧?!你以為真的是收賬?他們是沖著封家的鑰匙來的!”攥著電話,我直接說在了封豹臉上。
“你…你是怎么知道這件事的?”封豹都傻了,他不相信我對封家的事情,了如指掌。
“我知道的還不僅僅是這些,封豹你好好想一下,你們封家最恨的人是誰?是我陳默嗎?!”頓了一下,我咬牙又說:“你們封家,曾經一個堂堂的隱世家族,是怎樣一步步淪落至此的?如果沒有孔、云兩家的聯合擠壓,你們會混到這種地步嗎?把鑰匙交給他們,你們一定很不甘心吧?!”
電話那頭,封豹沉寂了半天,才咬牙切齒道:“那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他們派來的?”
深吸一口氣,我無比認真地說:“你給我聽好了,如果你們封家的鑰匙,落到了我手里,我陳默絕不會給孔、云當中的任何一家!這樣你們封家,也能把這個最危險的東西,轉移出來不是嗎?”
“真到了你手里,那還不是早晚會被他們給搶走?”封豹繼續又問。
“不會的,我有能力保護它。”
“就憑你?你有什么能力?陳默,你別不知道天高地厚,你壓根兒就不了解那兩家的實力!”封豹當即不屑道。
“封豹,不管你信不信,我在這里都給你一口咬定,我絕不會把鑰匙交出去!信我,你就把它給我,然后解除封家的危機;不信,那就交給你的仇人,明天催債的人就會上門,他們可沒我這么好說話。”
聽我這樣說,封豹再次猶豫了片刻,才回答說:“那我再跟家父商議一下,你等我電話吧!”說完,封豹直接就把電話撂了。
我緩緩往椅背上一靠,事情已經到了最關鍵的時刻,該說的我也都說了;但愿封家不要愚蠢,把東西交給孔家吧;一旦孔家兩把鑰匙得手,接下來大師傅,將會面臨更加嚴峻的危險,所以我必須要阻止!
時間一晃,便來到了第二天清晨,那時候封豹仍沒給我打電話,我倒是給他打了幾個,可這個莽夫卻關了機。
從凌晨五點多鐘,我心里就七上八下的,生怕老猛那邊出了問題,將收債的人不小心給放進去。
大約是六點半左右,老猛給我來了電話:“默兒,我們截下了兩輛車,對方是一個叫‘眾智投資公司’的,現在已經被我們弄到了大隊部里,正等著你來拿主意呢!”
聽到這話,我直接從床上爬了起來:“猛哥,給我看住了,沒收他們的通訊工具!我馬上就到。”
“放心吧,干這種活兒,我比你在行。”說完,他就把電話掛了。
簡單洗漱過后,我叫上王博,直接開車去了坪山西村的大隊部;呵,院子里停了一輛捷豹、一輛奔馳商務,這收債人的排場倒是不小。
推開辦公室的門,牧區的一幫壯漢兄弟們,正圍著幾個西裝革履的男男女女們;不用問,單從氣質上就能看出來,這是一幫干文職的人。
“你們這群土匪、瘋子!你們這叫非法拘禁,我回頭就告你們!”那是一個40出頭的男人,從我進門開始,就聽見他在那里扯著嗓子嚷嚷;辦公室里,還有被打翻的羊湯,熱氣騰騰的肉包子,也滾落了一地。
長舒一口氣,我走過去說:“你們好,我叫陳默,是富龍集團的經理;各位應該就是眾智投資公司的人吧?!”
那人直接從椅子上站起來,紅著眼睛朝我怒吼道:“你是他們的頭兒嗎?你們知不知道這樣做,很不禮貌?!而且還收了我們的手機和電腦,有你們這么干的嗎?!”
我立刻賠笑說:“真是對不起,咱們彼此都相互體諒一下;事情是這樣,豐州集團和我們富龍,現在是競爭關系,而且打得都快頭破血流了;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將豐州集團給摁住,可不希望再有資金流入他們公司,壯大他們的實力了!所以我才出此下策,不想讓他們拿到任何貸款。當然,如果這要是對你們造成了損失的話,我們富龍愿意貸款,您看這樣合適吧?!”
聽完我的解釋,那人才努力將氣焰壓下來說:“行了,我算是聽明白了,你們就是不想讓豐州拿貸款對吧?!”
“嗯,就是這樣,有得罪的地方,還請您多多見諒。”我歉疚地看著他說。
“沒事兒,我實話告訴你,我們不是來給他貸款的,而是來收債的!趕緊放我們進去吧,只要我們到了豐州集團,保不齊他們公司就會直接垮掉,倒也順便幫了你的忙了。”那人整了整西裝的領子,作勢就要帶人離開。
我直接伸開胳膊擋住他道:“先生,空口無憑,我可不能拿富龍的未來開玩笑!您說是收債的,就一定是收債的?萬一再給豐州貸了款怎么辦?”
那人氣得直接拉開公文包,把里面的貸款契約往桌上一拍說:“這還不夠嗎?我們今天就是來收這筆錢的!”
我依舊搖頭說:“我對貸款上的事情,實在是不了解;所以還請各位打道回府,或者在我們西村小住幾天;估計豐州集團抗不久了,最遲三天,等他們徹底垮掉之后,我親自安排車,送你們去要債,怎么樣?”
“你!”聽我這樣說,那人氣得咬著壓根兒,瞪著血紅的眼睛道:“小子,你知道我們是什么來頭嗎?真耽誤了我的大事,我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那您是什么來頭?我們富龍集團,那在坪山也是一霸,還從沒有人敢這樣威脅我。”我故意冷臉問。
“呵,坪山一霸?鼠目寸光的東西,真要是得罪了我身后的人,他們能把你們整個坪山,都給鏟平了!懶得跟你廢話,咱們走!”那人說完,接著帶人就要離開。
我立刻說:“攔住他們,給我嚴加看管!這回真要是被豐州集團喘過來氣,那我富龍就賠慘了,我絕不會讓你們這幾顆老鼠屎,壞了我們富龍的前途!”
“你!”那人還想辯駁,這時候我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是封豹打來的。
長舒一口氣,看來封家已經作出決定了;我轉身看向這幾人又說:“請諸位在這里,委屈一個小時吧,一小時后,我自會讓你們離開。”
說完我直接出門,到車上接起了封豹的電話。
福利彩票投注站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