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九豬小說網 > 爹地寵婚枕上歡白纖纖 > 第1071章 情竇初開
    白纖纖對于這樣的許梅也是不以為意。

    老生長談的調調了,幾次都是這樣的來鬧,喊出來的話語也都差不多,她自己不膩歪,他們聽著都膩歪了,她都懶著理會許梅了。

    反正這是厲凌燁的家事,她也懶著管。

    讓厲凌燁自己去處理就好。

    她相信他是有這個能力的。

    厲凌燁交待完了洛風,便放下了手機,抬頭睨了一眼許梅,“還不出去?難道是想保安回來把你們架出去嗎?到時候丟臉的是你們三個,與我無關。”

    “厲凌燁,你這是干什么?你這是要對你爸爸也趕盡殺絕嗎?”突然間,許梅莫名其妙的就說了這樣一句。

    ‘趕盡殺絕’四個字,一下子震破了白纖纖的耳膜,不知道為什么,她就覺得許梅這話有問題,“凌燁,你過來,離他們三個遠點,別臟了自己的眼睛。”反正保安很快過來,帶走他們三個就是了,她可不想厲凌燁出點什么差錯,她今天生日,也是想一家三口開開心心的。

    厲凌燁還從來沒有給她過過生日,這第一次給她過生日,她希望是沒有任何的不快樂的。

    厲凌燁轉頭看向白纖纖,眼睛頓時一亮。

    剛剛一直被許梅給纏住,而他又覺得動手傷許梅實在是臟了他的手,他是真不屑動手打許梅的,沒想到這一被纏,再加上白纖纖一直都是無聲聲息的站在那里的,他還真的沒發現白纖纖。

    直到她這一說話,他才聽到,“纖纖……”

    “爹地,還有一分鐘就開飯了,我們開吃吧,不用理他們。”對于厲徹一家,小家伙也是見識過的,這兩天才鬧過是不是,他也在場的,所以也是見慣不怪了。

    “好,咱們開飯。”厲凌燁微微笑,仿佛心情很好的走向了白纖纖,牽起她的手就往餐廳走去。

    他的手干燥而又有力,握著白纖纖的時候,就給白纖纖一種她握住了整個世界的感覺。

    心是那么的踏實,安然。

    終于有一天,她愛了十七年的男人要親自給她過一個生日了。

    她看到了大蛋糕,超級超級大的蛋糕,足有三層。

    可就他們一家三口吃真的挺浪費的。

    不過男人開心就好,他有錢,他就是大爺,他定三層就三層。

    現在已經退不回去了,索性就能吃多少就多少,那就不算是浪費了。

    他們兩個在前,厲曉寧就跟班一樣的跟在后面,雖然爹地和媽咪沒有表現出來嫌棄他的樣子,可他看著爹地媽咪牽手走在一起的背影,忽而就覺得自己象是一個大燈泡,超級大超級大的大燈泡似的。

    真想遁開呢,這樣就給媽咪和爹地一個二人世界了。

    不過,在厲凌燁和白纖纖都沒允許的情況下他要是真的逃開了,那會惹媽咪不開心的。

    媽咪說過了,他在她心里的位置跟爹地一樣一樣的,媽咪的心里是有他的,媽咪不偏心的。

    她相信媽咪,那就陪著媽咪過生日。

    一家三口坐到了餐桌前。

    精致的生日宴,除了一家三口再沒有其它的人了。

    當然不包括賴在門口不肯離開的厲徹許梅和許凌勛。

    洛風已經在進來水香榭的路上了,他又沒離開多遠,很快就進來的,到時候把他們三個大電燈泡帶走就好了。

    “老婆,生日快樂。”別墅里的生日場景布置有了,大蛋糕也有了,處處都彌漫著過生日的氣氛,這個時候厲凌燁知道,再不祝老婆生日快樂,只怕老婆會分分種暴走的,這絕對有可能。

    白纖纖的眼睛一下子就潮潤了,等了十八年,是的,從這一天開始,她又大了一歲,就是等了十八年了,厲凌燁終于給她過生日了。

    她看到他的手遞向了她,那是一個精致的盒子,尺寸較之她平常看到的那種飾品盒稍大一些,看起來很不平凡的樣子,“什么?”

    “你打開看看就知道了。”厲凌燁唇角掛著淺淺的笑意,小妻子回家了,還是他不請就自來的回家方式,這證明她還是很在意他和厲曉寧的。

    這樣一想,心里就踏實了,哪怕她后面還是不肯搬回來,也只是暫時的,他可以接受。

    白纖纖輕輕接過。

    不輕也不重,靜靜的躺在她的手心里,很貴重的感覺。

    白纖纖輕輕打開。

    一抹光影一下子打入了眼簾,那是金子的反光。

    白金的紅寶石系列,正好一整套。

    戒指,耳環和項鏈,每一樣上面都鑲了紅寶石。

    而那紅寶石的色澤和大小,一看就是價值不菲。

    有點俗氣的生日禮物,也是很多男人會送給女人的生日禮物,可就算是有點俗,她也還是喜歡,但凡是厲凌燁送的,她都喜歡。

    “來,我給你戴上。”厲凌燁伸手,拿出盒子里的戒指,親自為白纖纖戴到了手指上,不大不小,一看就是厲凌燁為她量身定做的,戴在手指上很舒服。

    戴好了戒指,就是耳環和項鏈。

    這個時候厲凌燁已經起身繞到了她身后,輕巧利落的就為她戴妥了一整套,那邊厲曉寧也不知道是從哪里變出來一個小鏡子遞到了白纖纖的面前,“媽咪你看好不好看?”

    白纖纖哪里還記得第一感覺的那種俗了,羞澀的點了點頭,“好看。”這樣子哪里象一個即將三個孩子媽的孩子媽呢,更象是一個情竇初開的小姑娘。

    厲凌燁滿意的笑了,小妻子能開心就好,也不枉他剛剛親自去取了來。

    這一套的首飾全都是獨一無二的,這世上只這一套,而且每一件的上面都刻了他和白纖纖名字的縮寫,只是小女人這會子沉浸在開心快樂中,還沒有發現。

    不過他也不急,什么都是來日方長,他們有大把的時間可以恩愛白頭到老。

    “凌燁你爸他有些不好。”忽而,門外傳來許梅搗亂的聲音,還真是陰魂不散呢。

    厲凌燁一下子怒了,很討厭這個時候許梅的聲音煞了風景,大長腿起步就走向厲徹一家三口,已經等不及洛風出現趕走他們了,他親自來。
福利彩票投注站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