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九豬小說網 > 凌霄之上 > 第三十四章 馬元
“你撒謊,我這兇之令,怎么可能讓所有人倒霉!”土行孫一臉不信、不甘的瞪著洪錦。

準提也是皺眉的看向洪錦。

“我沒說謊!”洪錦頓時焦急道。

“日珠、月珠,原本是完整的,破裂只是巧合,你怎么知道如此清楚?”準提盯著洪錦道。

洪錦面色一僵,繼而苦笑道:“這是我家族一份典籍記載的,我家族世代是守山人,所以有一點信息。日珠為‘明’,月珠為‘暗’,若是一分為二,‘明’字就會拆解成‘吉’、‘?!?,‘暗’字就會拆解成‘兇’、‘禍’二字,這是將運氣不斷拆分,若是再碎,就會再拆解!”

“哦?”準提瞇眼盯著洪錦。

“準提圣人,我真的沒撒謊!家族典籍已經毀了。但,這是真的!”洪錦苦笑道。

“還有誰知道此事?”準提再度問道。

“沒了吧,那典籍是個手抄本,應該是某個先祖筆錄的,天下獨此一份!”洪錦回憶道。

“既然如此,那你知道的這消息,從此以后,不許對任何人再說!”準提沉聲道。

洪錦一愣,看了眼一旁龍吉,明白了準提的意思。

運道一說,雖然玄妙,但,并非毫無破解之法,否則,上古龍族、鳳凰族為何能和麒麟族分庭抗禮?

不知道此隱秘,借著運道,龍吉公主或許真的大利大吉,但,若是人人知道,終究會找到破解之法的。準提這是在保護龍吉。

“準提圣人放心,除了在此諸位,我將只字不提!”洪錦鄭重道。

準提又看向土行孫。

“準提圣人,我根本就不相信洪錦說的鬼話,我不可能與別人說的!”土行孫頓時又發誓保證道。

準提探手一股力量入了土行孫體內。

“圣人,小人罪不至死??!”土行孫頓時求饒道。

準提力量查探了一下,發現土行孫體內的麒麟傳承,的確消失不見了,顯然融入靈魂深處了。

“嘭!”準提探手將其一丟。

“滾吧!”準提沉聲道。

“是,謝準提圣人饒命,謝準提圣人!”土行孫頓時激動道。

說著,準提調頭就跑沒影了。至于真龍夢令,土行孫就不敢想了,這里明顯準提已經成為了最大的贏家,留下來繼續作死嗎?

“為什么放了他!”孔宣有些不舒服道。

他奪了麒麟族傳承啊,就這么放了?

“這禍害,你想留著?”準提看了眼孔宣。

孔宣面色一僵,這才想起土行孫兇字令,那是仿主,坑隊友的運道啊,留在身邊干什么?讓自己倒霉嗎?

至于殺,土行孫終究是鼠跑跑前世,終究是自己的臣子,沒必要太過苛刻。

扭頭,準提轉頭再度看向洪錦。

洪錦看向準提,微微苦笑,心中充滿了擔心。

“洪錦,我若記得不錯,當時我給你說的是,日珠、月珠,你和龍吉一人一個?龍吉取日珠,你去取月珠了,你的月珠被土行孫、黑狗搶了,那是你的事情,可你卻去搶龍吉的日珠?”準提瞇眼看向洪錦。

“王雄,我是自愿給他的!”龍吉公主頓時想要護洪錦。

“我當時心急了,沒有想那么多!我只取了一半!”洪錦臉色一變,頓時解釋道。

“心急就可以搶龍吉東西!沒想那么多?你是根本不在意龍吉的感受罷了,只取一半,那是因為我和王雄在此,否則,你全取了!”不遠處孔宣眼睛一瞪。

“孔總兵,你誤會我了!”洪錦頓時滿頭大汗道。

孔宣冷眼看著洪錦。

“好了,我都說了,是我給洪錦的,你們吵什么??!”龍吉公主頓時焦急道。

洪錦也適時躲在龍吉身后,被龍吉護著。

“你!”孔宣瞪眼看向洪錦。

準提瞇眼看向洪錦,顯然父子二人,都不依不饒。

見準提、孔宣都不依不饒,龍吉眼中忽然一陣濕潤。

“不要再怪洪錦了,王……,爹!”龍吉看著準提,語氣放軟懇求道。

這還是第一次,龍吉真正的稱呼準提為‘爹’!這一聲爹,聽的準提忽然心中一軟。

“好!我不追究了!”準提溫柔道。

“嗯!”龍吉破涕為笑。

“王雄,你有沒有原則啊,那洪錦就不是好東西,他在利用龍吉,你沒看出來嗎?上次洪錦救龍吉,那也是別有用心,他是故意接近龍吉的,至始至終,他都是騙子,你要留下他繼續傷害龍吉嗎?”孔宣頓時氣憤的看向準提。

準提卻不理會孔宣,因為準提明白,龍吉心中也有了對洪錦的懷疑,但,或許是當初第一感覺太好了,以至于龍吉情竇初開,不愿意接受。此刻哪怕放棄尊嚴也要保護洪錦。

龍吉的尊嚴?誰也別想傷害,哪怕對自己,準提也不忍其尊嚴受傷。

“洪錦!”準提看向龍吉身后的洪錦。

“準提圣人!”洪錦苦笑道。

“今次,你的無信,我可以暫作保留,但,請你記好了,我不希望你再招惹龍吉,你懂我的意思嗎?”準提看著洪錦沉聲道。

“爹!”龍吉有些不甘心。

“是,準提圣人,請準提圣人放心,我知道自己身份,龍吉公主得了吉字令,以后必定萬事大吉,逢兇化吉,絕對不會再有困擾!”洪錦馬上說道。

“那,你走吧!”準提淡淡道。

“好!”洪錦頓時眼睛一亮,調頭離去了。

“洪錦!”龍吉頓時露出一絲不舍。

“龍吉公主,再會!”洪錦僅僅說了一句,調頭飛遠了。

“你等等!”龍吉依舊心中有些不甘。

“龍吉,洪錦又沒事,他只是回到他自己的生活了,你還是看看你哥吧,他都快死了!”準提一旁安慰道。

龍吉帶著一股委屈,看著洪錦就這么走了,這才看向一旁倒在地上,渾身焦黑的孔宣。

孔宣聽到準提那句‘他都快死了’,也是臉色一僵,有你這么說親兒子的嗎?

我是受傷了,但,比上次好太多了。你這樣說我快死了,好嗎?

可看到龍吉關心的目光看來,孔宣只能一陣無奈,這時自己能干嘛?只能裝慘,比慘!可,自己不會裝??!

“咻!”

遠處一道劍光閃過,卻是鶴祖郁悶的飛了回來。

“跑了!”鶴祖一臉郁悶道。

“楊戩為蛇藤王,能和鴻鈞相斗,的確有獨到之處的,鶴祖,你也不用掛懷了,交換神通玄妙,以后再慢慢對付!”準提安慰道。

鶴祖微微點頭:“是啊,交換神通?還真是詭異,他的后裔,居然個個能用交換神通,還真是防不勝防!”

“凡事都是有破綻的!”準提搖了搖頭。

“可是,我記憶中沒有??!只要想要交換誰,在特定情況下,都可以,最多虛弱一陣子,很快就能恢復了??!”鶴祖擔心道。

“交換神通的弱點,普通蛇藤族是不可能知道的,或許只有楊戩、鴻鈞知曉,當然,還有一個就是……!”準提看向一旁被押解的大祭司。

大祭司剛才自爆重傷了孔宣,雖然復原了,但,虛弱至極。

準提、鶴祖緩緩走了過來。

那大祭司陡然臉色一變:“二位饒命,我不是大祭司,我是隨王來的,隨楊戩來的,利用八九玄功,變化成了海族,然后,然后交換了大祭司的身體!”

“哦?”準提瞳孔一縮。

“我說的是真的,二位放了我吧!”那假大祭司跪地求饒之中。

準提、鶴祖面面相覷,很明顯,這不是大祭司了,大祭司就算再大的困境,也不可能下跪的啊,大祭司有著大祭司的驕傲啊。而且,剛才此人可是聽楊戩話自爆了啊。

“將先前一切說一遍!”準提沉聲道。

那假大祭司馬上將先前一切說了一遍。

“真的大祭司,趁亂逃了?”鶴祖眉頭一挑。

“是,而且,我只得到了大祭司身體,大祭司的記憶全沒有,他不知道什么手段,居然在這軀體里沒有留下一點點的記憶,我什么都不知道,我真什么都不知道??!”那假大祭司頓時頭如搗蒜的求饒之中。

準提一番試探,終于確定他說的并非假話,大祭司好歹也是鴻鈞惡念,對付普通蛇藤族的交換,肯定是有些手段的。

沒有記憶?那自己想問的東西,都問不了了?

“那真大祭司在何方?”準提沉聲道。

“我不知道??!”假大祭司求饒道。

“你之前交換給他的身體,是誰?什么來歷?什么樣子?”準提問道。

“陳塘關的哪吒,用箭射死了石磯娘娘的童子,石磯娘娘去太乙真人那里,被太乙真人殺死了,有諸多蹊蹺,王派我……,不,楊戩就派我去查探,我去了石磯娘娘洞府,剛好看到他丈夫馬元一直在閉關修煉,我就趁機交換了他,馬元的身份,是石磯娘娘的丈夫,修煉了邪功,需要靠吃活人心肝續命!我做馬元期間,查了好久,沒查出所以然來,就得到楊戩的召集令,前來這三山世界了,大祭司和我交換了身體,他現在就是馬元!”假大祭司馬上說道。

“馬元?需要靠吃活人心肝續命?”準提雙眼微瞇。

“還有誰知道?”準提問道。

“沒人,楊戩也不知道馬元情況,畢竟馬元只是小角色,小角色,楊戩不在乎,楊戩頂多知道馬元的容貌,但,我也會一點粗淺的八九玄功,所以,只要馬元變化一下容貌,楊戩就找不到他了!”假大祭司解釋道。

準提看了看假大祭司,終究點了點頭。

接著,準提、鶴祖對抓捕的這些蛇藤族好一番審問。

“黑狗叫著哮天犬,是原來的麒麟王?”鶴祖驚訝道。

“也就是說,有些楊戩的后裔,居然被大祭司策反了?這還能策反?”準提也是驚訝道。

本來,蛇藤族大戰準提還能看出個玄妙呢,兩大蛇藤王之戰,兩個不同屬性蛇藤族的戰爭,可現在就亂了,彼此誰效忠誰,哪個蛇藤效忠哪個蛇藤王,全亂了。

難怪鴻鈞也感覺棘手呢,這彼此算計,可是復雜多了。

------------

三山世界之外,一片林中。

楊戩抓著哮天犬抵達,并且幫哮天犬將舌頭恢復了,哮天犬也能說話了。

好幾次,楊戩想要差遣下屬將哮天犬身體交換了,但,楊戩發現麒麟族傳承進入了哮天犬的靈魂,就變的躊躇了起來。在慢慢想著辦法。

“你叫哮天犬?”楊戩看向哮天犬。

哮天犬自然不愿意提及自己麒麟王的身份:“不錯,這次多謝你救我!”

“謝我就不必了,如今,那準提圣人,肯定會找你,要不,你先跟在我身邊,等你修為高了,可以行走天下,你再離開?”楊戩看向哮天犬道。

哮天犬有之前的異族記憶,自然知道此刻的天下早已不是當年,圣人有多恐怖。而眼前楊戩,卻能與圣人爭鋒的存在。

“好,我可以跟著你,但,我不效忠你,遇到危急,我可以幫幫你,但,不許透露我的一切!”哮天犬沉聲道。

“哈哈哈,這自然沒問題,走,我帶你去姜子牙的大營,那里還有我的一個分身!”楊戩大笑道。

至此,二人達成共識,前往姜子牙大營了。
福利彩票投注站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