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九豬小說網 > 劍道通神 > 第七章 煉化至寶
    人生,有時候就是充滿了意外和驚喜,你永遠也無法確定自己未來會遭遇到什么。

    陳宗感到十分意外。

    難道鎮海珠不止一顆?

    按照九云圣者的種種表現,那鎮海珠應該是一種價值極高的寶物才對,要不然他也不會那么的激動,并且目標十分明顯,直接就盯準了海皇的鎮海珠。

    如此寶物,會不止一顆嗎?

    可能性很低,但也是存在可能的。

    陳宗托著這鎮海珠,沒有什么氣息波動,似乎只是很普通的一顆水晶球,但陳宗還是本能的感覺到其中的非比尋常。

    忽然之間陳宗又想到了另外一個可能。

    那就是九云圣者被海族強者追殺,最終不知道什么原因,丟失了鎮海珠,被那丑陋的魚給吃掉了,又機緣巧合的被自己給釣起來,最終鎮海珠落入自己手里。

    這個想法,似乎很巧合,很難以相信,但也是有幾分可能的。

    陳宗嘗試著將混元心力注入此圓球之內,頓時,圓球內的淡藍色微微一顫,似乎要波動起來。

    一看有戲,陳宗立刻加大了混元心力的注入,霎時,水晶球內的淡藍色波動起來,就好像是一片海水在波動不已。

    驀然之間,陳宗只感覺一陣強烈的恍惚彌漫而來,下一息,便出現在一片淡藍色的海水上空。

    “這里是何處?”陳宗第一個念頭升起,左右俱都看看,上方是一片天空,一片有些透明一般的天空,下方則是一片海水,淡藍色的不知道有多深的海水。

    此間,就好像是一方奇特的小天地一般,自成一體,獨自蘊含某種奧妙。

    沒有大地,只有天空和大海。

    一望無垠的天空、一望無際的大海。

    陳宗身形一動,立刻探索起來,感知當中,這天空與大海,充滿了無窮的奧妙。

    “難道,這里是鎮海珠內部?”陳宗忽然冒出一個念頭,一個猜測。

    意念之下,陳宗又感覺到一陣恍惚,眼前的天空和大海變得模糊,意識又回歸了自己的身軀之內。

    果然,方才的天空與大海的世界,正是鎮海珠內的世界。

    一個圓球而已,卻自成一方小天地,還真是奧妙至極,陳宗在此之前可還不曾見過這樣的寶物啊,甚至連聽都不曾聽過。

    難怪九云圣者會如此執著于拿到鎮海珠,而拿到之后會那么的激動,哪怕是他壓制下來,但陳宗還是可以從他的神色當中看出來。

    如此,這鎮海珠,說不定就是九云圣者拿到的那一顆,畢竟這樣的寶物,不止一顆的可能性很低。

    陳宗內心不免有幾分激動,沒想到這鎮海珠,竟然會落到自己手中,還真的是難以形容啊。

    “這鎮海珠難道是至寶?”陳宗內心的激動平復下來,仔細思索起來。

    若是頂尖圣器的話,九云圣者當不會那般激動和執著,而頂尖圣器,也應當是沒有這等奧妙。

    盡管陳宗沒有見過頂尖圣器,但修為境界到了這個地步,對于許多事物的感應能力更強。

    至寶!

    超越圣器的至寶。

    至寶十分稀有,每一種至寶都有著驚人的奧妙和威能,陳宗不知道鎮海珠有什么樣的奧妙和威能,但只要將之煉化便能夠知曉。

    前后左右一看,四下再無其他身影,陳宗迅速的做了一些布置后,便開始煉化起來。

    縱然是煉化之時,陳宗也沒有忽略對四周的關注,一旦有什么動靜便會在第一時間覺察。

    混元心力將鎮海珠包裹起來,開始煉化。

    這至寶并不會排斥陳宗的力量,說明陳宗是可以煉化并使用的。

    就在陳宗煉化機緣巧合得到的鎮海珠時,一干人族和海族的強者們,也都紛紛在尋找鎮海珠的下落,乃至于五靈神教的教徒們也都在行動著,四處尋找。

    最后關頭,波洛海皇殘存的意識不愿意鎮海神珠就此被奪走,自爆了,同時也將鎮海神珠送走,不管到哪里去都好,也不管最后落到何人的手中都行,總而言之,就是不愿意這么被奪走。

    熟料,那鎮海神珠竟然被一條魚給吃掉了,吃進了肚子里面,吃掉了鎮海神珠,得到鎮海神珠的滋養,那大魚就會不斷的進化,不斷的增強,最后成為圣級海獸橫行一方,甚至是圣級海獸當中極其強橫的霸主級存在。

    很可惜的是,這得到莫大機緣的魚還來不及消化這一份機緣,就咬上了陳宗只為了放松一下而放下的釣竿,最終變成了陳宗的盤中餐,連鎮海神珠這莫大的機緣都歸陳宗所有了。

    開始煉化,陳宗的混元心力一點點的滲透鎮海神珠,出奇的,陳宗的煉化相當順利,并沒有遭遇到什么阻攔。

    只不過,煉化的效率卻不是很高,一點點的,按照這樣的速度,估計是要耗費不少時間才能夠初步練化。

    時間緩緩流逝,一天兩天三天過去,日升月落、月落日升。

    陳宗一點點的煉化這鎮海神珠,感覺自己與鎮海神珠之間的關聯從無到有,一點點的增強。

    這種感覺,十分美妙,因為在煉化的同時,增強了自己與鎮海神珠之間的關聯,也同時叫陳宗感覺到一絲絲的奧妙在彌漫,不斷的積累。

    那種奧妙盡管十分細微十分殘片,但陳宗卻感覺其十分高深,高深莫測,一旦積累到一定的程度,勢必對自己有莫大的作用,這是一種直覺。

    眨眼,便是五個日升月落過去了,足足五天的時間,但陳宗卻只是將鎮海神珠煉化小半而已。

    遠處,有幾道身影飛掠長空,正朝著這個方向而來,遠遠的,他們看到了陳宗,也看到了陳宗面前懸浮著的那一顆腦袋大小的水晶球。

    “那難道就是我們要找的東西?”

    “鎮海神珠?”

    這幾人乃是五靈神教的教徒,都有著天階極境的實力,眼力過人,立刻盯準了陳宗面前的那一顆水晶球,煉化的過程當中,此鎮海神珠是無法收起來的。

    這三個五靈神教的教徒頓時雙眼放光,相視一眼之后,立刻通過特殊的方式將信息傳達回去,同時爆發出極致的速度,往陳宗所在的島嶼沖了過去。

    他們打算先將那鎮

    海神珠奪取入手,那便是天大的功勞一件,屆時便可以得到神恩,說不定能直接突破到圣階層次。

    財帛動人心,更何況是至寶呢。

    陳宗也感覺到三道氣息的逼近,眉頭微微一皺,那三人氣勢洶洶而來,逼近的剎那,似乎在念叨著什么吟唱著什么,旋即,一身氣息陡然暴漲,周身直接環繞著不同的顏色氣勁,猶如氣焰般的燃燒不止。

    三人也立刻出手,毫不留情的斬出不同顏色的光芒轟擊而至。

    陳宗眉頭皺起,感覺到一種熟悉的氣息,或者說熟悉的感覺。

    沒有閃避,只不過是區區三個天階罷了,就算是亞圣級的全力一擊也沒有讓自己閃避的資格,一邊繼續輸送混元心力煉化這鎮海神珠,陳宗左手并指如劍橫空一劃,一道劍光頓時破空,撕裂一切。

    煉化鎮海神珠,最好還是不要分散自己的力量,但只是三個天階極境而已,陳宗只需要動用絲絲的力量便足以擊殺,若是換成圣階的話,那就不行了。

    劍光之下,三個天階極境的攻擊頓時被擊破,劍光毫不留情的殺至,直接將這三人擊殺。

    擊殺之后那一道劍光卻沒有散掉,反而拉伸,化為一條長長的繩索一卷,直接將這三個天階極境的身軀拉扯過來,陳宗一邊繼續煉化鎮海神珠一邊研究起來。

    一心混元境的奧妙,叫陳宗可以輕易的分心多用而不會互相影響。

    “這是神魔之力的氣息波動。”陳宗雙眸頓時凝聚收縮如針,這種氣息波動與自己在外層宇宙時所擊殺過的那些拜神教的教徒差不多,盡管不是一模一樣,卻有種本質上的相似。

    而外層宇宙的拜神教,卻叫陳宗與內層宇宙的神魔界關聯起來,十有八九是同一些。

    神魔界,從海域入侵古玄界了?

    海域和陸域是分開的,但本質上都屬于古玄界。

    如果神魔界從海域入侵的話,而以海域的遼闊,比陸域更加的難以被發現,無形當中便叫神魔界的入侵會更加順利一些。

    不說其他,單單是被自己擊殺的這三人,便是某一個拜神教的教徒。

    有教徒,就說明此拜神教已經發展起來了,至于發展到什么程度,陳宗不知道。

    “應該留下活口的。”陳宗暗道,旋即念頭一動,當即帶著鎮海神珠沖天而起,爆發出極致的速度化為一道劍光,飛速遠遁而去。

    為何要離開?

    陳宗想到的是,既然自己被這三個拜神教的教徒發現了,雖然也將他們擊殺,但,難保他們沒有用什么手段泄露了消息,離開為妙。

    雖然這么做,會導致自己分散了混元心力,使得煉化鎮海神珠的進度進一步降低,但總歸是比較安全的,萬一被圣階強者尋來的話,除非自己暫時放下煉化,要不然可無法動用全力戰斗,甚至都不好動用超過五成的力量。

    但若來者是大圣境的話,自己可不是對手,屆時不僅要失去鎮海神珠,連自己的性命都有危險。

    離開!

    當務之急是先離開,至于拜神教的事情,只能等自己煉化鎮海神珠之后再伺機而動了。

福利彩票投注站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