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九豬小說網 > 我與豪門大小姐 > 第185章 為什么這樣對我
    “是啊,我知道這樣不對,你是我哥的女人,可是……我……我好像不該這樣!”

    “是不該這樣,可我也知道,辰鵬心里并不愛我,其實,我在考慮一件事……”

    “嗯?什么事?”

    “我想,我或許會跟你哥分手。”

    “嗯?這可是一件大事。”

    “我知道,所以,我得想得清楚一些再說出來,俞白,我覺得,我們兩個更適合。”

    “你真的這樣想嗎?其實我也一直那樣覺得,我們兩個更適合,跟你在一起,我覺得很開心,你呢,你跟我在一起開心嗎?”

    “嗯,跟你在一起,我也覺得很開心,你說,要是我們早一點認識該多好,在認識你哥之前,先認識你,就不會有后來那么多的事情發生了,也不會像現在這樣騎虎難下。”

    “是啊,為什么沒有早一點先認識你呢?不過現在也不晚,我想,或許我哥也在等著你跟他提分手呢!關鍵還是你爸那里!”

    “是啊,我爸肯定會大發雷霆的!所以,我現在還不敢跟他說,我想,過一陣子再說。”

    “嗯,那你仔細的想好了,各方面的因素都考慮到比較好。”

    “我知道,那你早點睡吧!”

    “好,你也早點睡,晚安!”

    “晚安!”

    發完微信,安娜抱著手機,還未從那甜蜜的幸福之中抽離出來,久久地回味著跟江俞白所說的每一句話。她好像長了那么大,才真正知道什么叫住相互喜歡的戀愛。以往都是自己喜歡辰鵬,而辰鵬不喜歡她,那個不算是戀愛,頂多算是單戀。原來,彼此喜歡才叫幸福!江俞白對她的怕溫柔,讓她心里覺得暖暖的,空虛寂寞的心,也變得充實起來。

    早上,一個晚上也沒有睡好的陶辰鵬,心身疲憊地提著公文包去上班。

    走到公司樓下,剛好碰到張美子,陶辰鵬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張美子明明是無辜的,可此刻看見她,他心里竟覺得她像是一個障礙物,也不知道是在怪她大半夜的打電話過去,剛好被韓敏舒看見他,還是怪她從一開始就在勾引他,讓他抗拒不了她的溫柔。

    張美子抬頭看見他,臉上立刻一喜歡,伸手剛要與他打招呼。

    陶辰鵬則突然轉身,去坐電梯了,那個樣子,顯然就是不想理她的樣子。

    張美子臉色一下僵了下來,代表顯然是一副不想理會自己的樣子,自己做錯什么了嗎?張美子心里納悶,也因為陶辰鵬對她的態度突然這樣,讓她心情跟著變得差了起來。

    心事重重的上樓,走到辦公區,張美子抬頭往陶辰鵬的辦公室看了一眼。目光帶著疑惑和憂郁。

    陶辰鵬同樣也是憂郁的坐在自己的辦公桌前,頭腦里想著昨天晚上韓敏舒對他說的話,心里止不住的隱隱作痛。

    “叩叩叩!”門外傳來敲門聲。

    “進來。”陶辰鵬拉回思緒,喊了一聲。

    張美子推開門走了進來,手里拿了一份文件。

    陶辰鵬似乎一眼就看穿她,文件不過就是一個幌子,她事實上是來求真相的。

    “張經理,有事嗎?”陶辰鵬冷冷的看著張美子,他似乎是打定了主意,想要絕了張美子的念頭。

    “沒……沒有事……”張美子沒有預料到他會這樣冷,本來憋在心里的問題,被他這樣一句,竟然一個字也吐不出來。

    “既然沒有什么事,那就不要隨便進入我的辦公室,來打擾我的工作,出去吧!”陶辰鵬的臉色冷得快要滴出水來,而目光里,似乎是沒有一絲一豪的情義。

    張美子心中一寒。代表這是什么意思,昨天還對自己相笑相迎,今天就變臉了,他是厭煩自己了嗎?

    他的話,太傷人了,讓她不要隨便進他的辦公室,還說打擾他的工作。

    張美子有一種熱臉貼在了冷屁股上的感覺,她不明白陶代表為什么要這樣對她。她幽怨的看了一眼陶辰鵬,轉身拉上門出去了。

    陶辰鵬放了一口氣,心里抱歉地想,對不起你,美子小姐。我恐怕只有讓你冷淡一些,才能讓我們的關系就此停止。

    張美子腳步有些發軟,代表從來沒有對自己這么冷過,他的那副樣子,讓她覺得渾身都在顫抖。他是準備拋棄自己了嗎?

    張美子虛脫地回到自己的辦公室,在辦公桌前坐下,心里仿佛因為寒冰而發痛。明明知道這是早晚的結果,可是,為什么心里還是那么不甘心,那么心痛呢!

    他怎么可以這樣對我?張美子在心里問著自己,她已經很是退讓了,不介紹跟他秘密交往,可是,為什么他還是要這樣絕情,要將自己拋棄。在他的眼里,難道,自己就只是一個玩弄的對象嗎?

    突然,張美子的心里有一股極大的恨意,一只拳頭也緊緊地捏在了一起,狠不得要將桌子上的水杯都給掐碎。

    中午吃飯。

    張美子拿著飯盒去餐廳打飯,看到陶辰鵬獨自坐在那里吃飯,張美子看了他一眼,希望他往這邊看,可是他則就像是沒有看到她似乎的,硬是不往這邊看一眼。

    那種對她的默視,讓她心里就像是被針狠狠地扎了一下似的。她打起了菜,端著離開。

    路過陶辰鵬身邊的時候,她希望他叫住她,可是,他硬是沒有開口。

    張美子心里憋著一口氣,匆匆忙忙地離開了餐廳,回到了辦公室。

    用力的將打來的飯菜塞進嘴里,似乎是想要賭住自己受傷流血的傷口,可眼淚還是不爭氣的因為心疼而落了下來。

    她吃了幾可,突然憤怒地將飯盒推翻在了地上,嘴里包著的飯菜,再也咽不下去,手里的勺子緊緊地捏在手里,目光里露出“豁出去”了的決絕。

    陶辰鵬吃完飯,剛走進屋,辦公室的門便被人轟隆一下推開。

    陶辰鵬猛然回頭一看,只見張美子氣呼呼地瞪著他。

    “張經理。”陶辰鵬眉頭一皺,這么推門進來,似乎閑得很沒有禮貌,還有她的眼神,明顯給人一種危險。

    張美子“砰”一下將門關上,撲上來,抱著陶辰鵬,用力的就朝他吻過去。

    陶辰鵬一愣,大概是被張美子這像母老虎似的行為給嚇了一跳,接著,他反應該過來,惱火地一把推開張美子。

    “張經理,你這是干什么?”陶辰鵬眉頭皺成了一團。

    “怎么了?代表不喜歡了嗎?代表不是一直都喜歡這樣的嗎?”張美子說著,又撲上來,抱著陶辰鵬強吻。

    陶辰鵬心里一急,一把將張美子推開。

    “張經理,你這是干什么啊,你瘋了嗎?”陶辰鵬大叫了起來,兩只眼睛也瞪得通紅。

    “對,沒錯,我就是發瘋了,呵,我就想問問你,我到底什么地方對不起你了,你為什么要這樣對我?”張美子狠狠地說道。

    “我怎么對你了?”陶辰鵬喊叫了起來。

    “我問你,你為什么對我突然冷淡了,我做了什么對不起你的事,你為什么要這樣對我?”張美了很不甘心的說道。

    “我……”陶辰鵬自知理虧,一直不知道該怎么解釋。

    “呵,說不出來了嗎?你是想把我甩了,是嗎?是玩夠了,沒有新鮮感了,是嗎?”張美子四肢繃得緊緊的,仿佛全身都透著恨意與不甘心。

    陶辰鵬皺著眉頭看著張美子,突然發現,就像不認識了她似的,平常她的溫順都到哪兒去了,為什么突然就變得這么兇了,難道以往的溫順都是裝出來的嗎?

    “那你想怎么樣?”陶辰鵬兩眼深沉地瞪著張美子,他不喜歡不聽話的女人。

    “我想怎么樣?”張美子心里一寒,這個男人,對自己竟沒有一點情義嗎?我想怎么樣呢?我能怎么樣呢?“呵!”

    張美子悲涼地冷笑了一聲。

    “我不能拿你怎么樣,我只是恨我自己,居然變成了一個被別人玩弄的對象,是我自己傻,是我自己蠢。”

    “你用不著自哀自怨,從一開始你就知道,我們并不會有結局。”

    “是啊,我知道啊,所以,我向你要求過什么嗎?我什么也沒有提過什么要求吧?我也沒有從你這里獲取什么好處吧?”

    “你是要錢嗎?行,我給你!”

    陶辰鵬憤怒地陶出錢包,從錢包里抽出一張銀行卡,塞到張美子的手上。

    張美子看著自己手上的銀行卡,悲哀的發出一聲冷笑,同時,一滴眼淚也從眼睛里滑落出來。原來在他的心里,自己就是那種可以用錢來解決的女人。

    “可惡的家伙,誰稀罕你的臭錢!”張美子狠狠地用力將那張銀行卡甩在陶辰鵬的臉上,她氣得上氣不接下氣。

    “那你需要什么?”陶辰鵬冷冷的問道。

    “我希望你去死!”張美子狠狠一耳光抽在陶辰鵬的臉上,然后轉身氣沖沖的甩門出去了。

    陶辰鵬定定的站在那里,忍受著從臉上傳來的火辣辣的疼痛感,心里十分不是滋味。

    美子小姐,真是對不起!讓你傷心了!但,我相信很快就會好起來的,你的傷心很快就會痊愈的。

    陶辰鵬嘆了一口氣,心情沉重的在辦公椅上坐了下來。

    張美子沖進衛生間,捂著嘴痛哭,看著鏡子里,自己那副淚流滿面的樣子,自己就覺得自己可憐。

    冰冷的水,用力的澆在臉上,想沖去自己的眼淚,同時也能夠讓自己的感性的心變得理智下來,這樣,心里就不會那么痛了。

    可是,那心尖的痛,依就是那樣凌厲。

    他當真是一個決情的家伙!在這場游戲里,張美子覺得自己輸得很慘!自己不過就是像一件衣服一樣,被別人穿舊之后,棄之。

    陶辰鵬,你怎么可以這樣對我!張美子頭頂在鏡子上,從嘴里噴出來的熱氣,大口大口地撲到鏡子上,起了一層白白的霧氣。
福利彩票投注站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