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九豬小說網 > 元卿凌楚王 > 第625章 來自各方的阻力
    韋太傅見到明元帝,什么話都沒說,便跪地痛哭起來。扈妃自然馬上回避,這種場面。她不適合在這里,免得嚇壞了腹中孩兒。

    明元帝親自扶起太傅。道“老師,您不必這樣,快快請坐。瞧您這雙手。都凍冰了。”

    明元帝也是心疼老師。一張老臉都凍出鼻涕來了。混著眼淚一塊流下來,真真的狼狽。

    韋太傅沉沉地握住他的手腕,哭著道“皇上。萬不能廢太子啊,您聽老臣給您慢慢道來……”

    外頭的天。陰陰沉沉的,像是憋著一場初冬陰雨。但是京都干旱。很少在這樣的日子里頭下雨,叫人覺得天有異象。

    韋太傅已經說了差不多一個時辰。從三皇五帝說到前朝,還沒說到眼下局勢呢。明元帝已經睡醒兩覺了,太傅還是說得口沫星子亂飛。他視力不好,只以為明元帝是垂下眸子聽訓,哪里知道他睡著過去了。

    明元帝是昨晚來到皇家別院里頭,一時興致聊發了少年狂,和扈妃做了兩次不可描述的事情,許多年不曾有這精力了,也虧得扈妃身子壯健,才不至于被折騰壞。

    到底是年紀上去了,昨晚沒事,今日就腰酸背痛,神思疲乏,太傅之言,猶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催眠得很。

    他又睡醒一覺,太傅還只是說到太上皇朝時候的事情,他實在建熬不住,眸子一轉,人就撲通一聲栽倒下去了。

    皇上昏過去了。

    太傅年邁,哪里受得住皇帝昏倒的驚嚇,兩眼一翻,也昏過去了。

    顧司和穆如公公就在院子外頭站著,兩人都被太傅說得困泛無比,忽地哐當兩聲,轉頭一看,見兩人都倒下來了,顧司首先是以為有刺客投了暗器,吼了一聲,“有刺客,護駕!”便提劍飛了上去。

    隨行御醫急忙趕來,明元帝本就是裝的,見太傅真昏過去,不禁內疚,叫人送馬上送太傅進去休息。

    太傅暈過去,還做了個夢,夢到明元帝駕崩了,便是昏迷著也哭得十分傷心,醒來后問御醫,御醫說皇上急怒攻心,受不得刺激,如今正在靜養中。

    太傅非得親自過去看一眼才安心,顧司那邊巡查了一番之后,發現沒有刺客便回來這里了,聽得太傅說皇上,便先私下去稟報,得到明元帝的準奏這才親自扶著他來。

    明元帝躺在床上,雙眼緊閉,還沒醒來的樣子。

    扈妃坐在床前伺候,雙眼通紅,看著是嚇壞了。

    太傅跪在地上,哭了幾聲,仰天長嘆,“太子妃有罪,太子妃有罪啊,老臣不該來勸皇上,老臣該去勸太子和太子妃啊。”

    明元帝本聽得他哭得這么傷心,想醒來安慰兩句,結果聽到他后面說要去找太子妃,當下睡得是一個踏實,對,就該去找太子夫婦麻煩,讓他們見識見識太傅的功力。

    太傅做事雷厲風行,當下就命人送他到楚王府去。

    楚王府外,還凝聚了一群百姓在外頭,聲討太子妃上麻風山的事情,群情洶涌,十分激動。

    太傅見狀,憂心如焚,太子的名聲啊,都被太子妃給毀掉了,太可惜,太可惜啊。

    太傅頭暈得很,被人攙扶著進去,外頭喧鬧的聲音震得他耳膜都要裂開了,腦仁兒

    一直生痛。

    進去之后,太子夫婦還沒回來,喜嬤嬤出來招呼他。

    太傅自然是認得喜嬤嬤的,一直拉著喜嬤嬤的手就開始訴說,讓喜嬤嬤多勸著點太子妃,夫妻和睦要緊,不能為了旁的事情傷害夫妻感情,太子伉儷是天下夫婦的表率,要和睦要恩愛。

    “太傅,您放心,我會多勸著點的。”喜嬤嬤想抽回手,太傅實在是嘮叨得很。

    太傅還是不愿意撒手,仿佛是抓住了救命的稻草,“光勸還不成,還得跟她分析利弊關系,誠然太子如今的名聲很多仰仗于太子妃之前的菩薩心腸,但是,這累積起來的人脈和名聲不能因為麻風山的幾百人而丟失……喜姑姑你的手還這么光滑,今年多大了?怎也不見你老呢?瞧著細致的皮膚,說你才五十也有人信。”

    喜嬤嬤尷尬地笑了笑,用力地抽回自己的手后便猛地退后一步,太傅學識淵博,才德兼備,可就是和天下的男人都有同一個通病,愛占女人點小便宜。

    宇文皓先于元卿凌回來,但是到了府門口就聽說太傅來了,嚇得他連馬背都不敢下,猛地轉頭便回衙門去了。

    湯陽追上去,“殿下,您若不進去面對,太傅肯定會找太子妃說的,這得煩死太子妃了。”

    宇文皓策馬狂奔,“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

    論應付嘮叨老頭,還是老元有耐心,他不行,他急眼了會打人,在這個節骨眼上,可不能得罪太傅。

    湯陽對于宇文皓這種死道友不死貧道的精神感覺到深刻的無奈,他也想逃,但不能留太子妃面對太傅,作為楚王府的家臣,他總是要面對這種厭惡型的工作。

    元卿凌如今上山沒有什么阻力了,因為大家都知道了,山下很少人在那邊聚集,因為麻風山就是晦氣,便在山腳下都不愿意。

    至于回城的時候,倒是有人在那邊等著,可元卿凌和容月等人都是喬裝打扮,一點太子妃的架勢都沒有。

    那些人在聲討太子妃,她入城的時候也舉起手跟著大家一起呼叫,“太子妃是罪人,反對太子妃上麻風山!”于是得以順利入城。

    容月曾問過她委屈不委屈,她開始覺得委屈,也沒做錯什么,為什么那么多人對她喊打喊殺。

    不過,漸漸地就習慣了,人都有恐懼的東西,你要去觸一些禁制的區域,就肯定要付出代價。

    回到楚王府,綠芽就在門口蹲著,見她回來連忙上前扶著她下馬車,道“太子妃,太傅大人來了,就在里頭等著您呢。”

    元卿凌沒聽說過這號人,問道“他來做什么?”

    “許是為您上麻風山的事情來的。”綠荷壓低聲音在她耳邊低語,“殿下回來過,得知太傅在這里,已經逃了。”

    元卿凌詫異,“他很兇嘛?”

    阿四在旁邊搭腔,“不兇,挺溫和的一個老頭,就是嘮叨點兒。”

    元卿凌笑道“不兇就成,嘮叨有什么要緊?我們做晚輩的,聽老人家訓示也是有福的,尊敬長者嘛,再說,他是太傅,那便是皇上的老師,老五不招呼是他不對,回來我得說他的。”

    湯陽在門口處聽到這句話,嘆息,太子妃到底還是太年輕了。
福利彩票投注站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