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九豬小說網 > 原來我生而不凡 > 第四百七十一章 計劃成功
……
王理事在海里游了很遠,這才從另一個位置登陸。
剛登岸,他顧不上嚴寒,忙掏出通訊器和劉秘書聯系。
不過……他竟良久沒有得到應答!
他連忙聯系準備接收貨物的鬼影的人。
同樣杳無音訊。
恰好此處,西海岸傳來了熱武器爆發的聲音!
王理事的心中立即升起濃濃的絕望之情!
果然失算了。
姓秦的小子,去西海岸搞事情了。
這若是讓他發現自己和鬼影的人勾結。那還了得!
必須干掉他。
他一路狂奔,朝西海岸的方向行進了去。
一路上他都在想著,到底是誰泄露了機密!
秦天賜怎么知道,自己在西海岸交易,還在東海岸布下圈套等他上鉤呢!
等等,這么看來。是秦天賜讓神島島主去東海岸的?
他故意讓自己把島主當成他來攻擊!
自己和島主,都被姓秦的給坑了!
王理事隱隱一陣蛋疼。
王理事一路狂奔了半個鐘頭左右,忽然發現運送貨款的車從西海岸方向歸來了。
他沒有貿然現身。
他覺得現在開車的,很可能不是自己的人。
他于是埋伏起來,死死盯著車子。
等車子從自己面前飛馳而過的時候,他發現駕駛車輛的是秦天賜。
車子副駕駛位。以及后面,塞著滿滿當當的人。
姓秦的竟把自己的人和鬼影的人給俘虜了?
他……他一個人怎么可能辦到!
他肯定是請了幫手!
這若是讓他把這些人送給島主,那自己就要吃不了兜著走了。
還有。自己準備的豐厚的貨款也被他搶了吧。
殺!
他必須死!
王理事從來沒像現在這樣想干掉一個人。
不過他還沒來得及動手,對面卻跑來了兩道人影。
赫然是神島島主和老校長。
之前和神島島主一塊被自己攻擊的人,是老校長?
媽的,非但打了島主,還打了老校長……事情是越來越棘手了。
老校長和島主來了,王理事徹底沒動手的機會了。
他面如死灰。
"哎,事到如今,只能把黑鍋丟給劉秘書去背了。"
"損失慘重啊。"
"我就知道,我他媽就知道,不應該跟姓秦的作對的。"
"亞瑟,都他媽是亞瑟鼓動老子的。"
"這次的損失,他也要負擔一半!"
……
神島島主和老校長看到理事館的車,自然是攔下了。
此時他們尚不清楚開車的是秦天賜,下意識的認為是理事館的人。
剛剛西海岸傳來的熱武器爆發的聲音,很可能跟這輛車有關系。
秦天賜看到兩人完好無損。這才松了口氣。
他們若是被王理事給打傷了,自己也要承擔部分責任的。
神島島主走上來砰砰砰的敲打窗戶:"打開窗戶。"
秦天賜放下車,沖兩人綻放出一個賤兮兮的笑容:"老校長,島主,你們倆怎么來這兒了?"
看到開車的是秦天賜,兩人有點驚訝。
不過很快。兩人的情緒便憤怒起來。
"你小子好意思問?"
"我們為什么來這兒你心里就沒點逼數?"
秦天賜尷尬一笑:"老校長,如果你們知道事情真相,非但不會責怪我,甚至還會褒獎我。"
"這次我可是為神島立下汗馬功勞了。"
他一邊說著,還一邊指了指車上的俘虜。
看到車上被捆綁住的俘虜,老校長和神島島主都愣了。
"這是……理事館的人。"
"等等。"
島主從一個鬼影的人衣服上摘下了一個標記:"這是鬼影的標記。"
"這里也有鬼影的人?"
秦天賜點頭:"恩。"
島主頓時緊張起來:"鬼影的人登上了神島?到底發生了什么?"
秦天賜:"事情很復雜,三言兩語跟你說不清楚。"
島主:"恩,先回基地再說吧。"
"老校長,你上車,我在后面跟著。"
"我的速度能跟得上的。"
島主擔心秦天賜耍幺蛾子,所以決定讓老校長跟著秦天賜。
不過不等老校長打開車門,秦天賜一腳油門就跑掉了。
絕對不能讓老校長上車啊。
車上還有繳獲的王理事的貨款呢。
被他們發現了。肯定會要求分一杯羹的。
老校長:"……"
島主:"????"
秦天賜:"這些人隨時可能醒來。萬一醒了,咱們控制不住他們可就糟了。"
"我先回去了,咱們白石塔基地匯合。"
島主:"你媽比。"
老子是氣勁強者。還擔心控制不住幾個小嘍啰?
這車上肯定是有貓膩兒,他擔心被發現了。
島主:"老校長,我先走一步。"
"白石塔基地匯合。"
老校長跑的上氣不接下氣:"快跟上去。"
"車上肯定有好東西。別讓那小子藏私。"
島主風風火火的追了上去。
不過,理事館的車是經過特別改裝的,速度出奇的快。
秦天賜把速度加持到了最大,島主這個氣勁強者也跟不上。
島主累的大汗淋漓,罵了一路!
十分鐘后,秦天賜開車駛進了白石塔基地。
這么大的動靜,驚醒了不少基地的人。
鐘紅鐘楚紅桃K等人,也匆忙從白石塔里面走出來查看情況。
看秦天賜從車上走下來,眾人大惑不解。
老大啥時候離開基地了?怎么沒注意到。
這深更半夜的他去干嘛了?怎么急成這幅樣子。
紅桃K忙問道:"秦天賜。你干嘛去了。"
秦天賜:"四處逛了逛。"
一邊說著,還一邊把裝貨款的箱子從車上往下拖。
紅桃K:"都窮成這樣了,你還有心思閑逛……"
結果話還沒說完,拖下來一半的箱子忽然失手,重重的摔在地上。
箱子摔壞了,里面的東西滾了一地。
滿地都是亮晶晶的晶核,還有神草,丹藥,亮瞎了眾人的眼睛!
"臥槽"的聲音瞬間此起彼伏,經久不衰。
滿地都是晶核,神草等寶貝,這場面簡直不要太壯觀。
出去閑逛。回來就收獲了這么多財富,秦老大果然是個神人啊。
紅桃K瞬間面紅耳赤。
剛剛自己還敢說秦天賜"窮",這打臉打的也太快了吧,猝不及防啊。
臉疼!
不過,疼并快樂著。
秦天賜不滿的看了眼鐘紅鐘楚:"還愣著干啥,趕緊把東西收起來啊。"
兩女這才從震驚中回過神來。一邊落淚一邊收拾晶核。
她們激動哭了。
有兩個手下想幫忙,不過被鐘紅給趕走了。
"別動,都是我的!"
紅桃K也想幫忙。不過被秦天賜攔下了:"紅桃K,把這些人給我重新綁緊,別讓他們跑了。"
說著,他把車上的俘虜一個個扔下來,像扔死狗一樣。
這時不少俘虜都蘇醒了,罵罵咧咧,憤怒掙扎,試圖掙脫開。
秦天賜一人給了一拳頭,把他們給砸暈了。
這一幕再次驚呆眾人。
老大這是出去打劫了啊。
打劫你劫財就好了。怎么還劫了這么多人!
能俘虜這么多人,老大的實力究竟有多強!
戰神!
鐘紅鐘楚兩人根本抬不動這些晶核,只好叫了兩個信得過的手下一塊抬走。
秦天賜囑咐道:"藏起來。不要被人找到。"
紅桃K呵呵一笑。
你想多了,就鐘紅鐘楚那貪財的性格,這點還用你囑咐?
鐘紅四人把這些寶貝全都埋在了白石塔下面,又在上面鋪了雜草和青磚,確保不留痕跡。
掩藏好晶核之后,鐘紅站在原地久久不愿離去。
鐘楚:"姐,你冷靜一點,不要太激動。你心臟不好……"
鐘紅:"我……我很冷靜,我不激動,一點不激動。"
鐘楚:"那你身體怎么哆嗦的這么厲害?"
鐘紅:"我……凍的,太冷了。"
鐘楚:"那你回去穿衣服吧。"
鐘紅:"不,讓我凍死在這兒,和晶核埋在一塊吧。"
眾人:"????"
秦天賜把所有俘虜從車上拉拽下來,就剩劉秘書自己了。
劉秘書失血過多,呼吸微弱,隨時可能休克。
秦天賜忙喊道:"紅桃K,去把李長生叫來。"
紅桃K:"李院長已經離開了。"
秦天賜:"胖子呢?把胖子叫來。"
紅桃K:"好,我馬上去叫。"
紅桃K剛走開,神島島主便追來了。
他累的氣喘吁吁,雙目放光四處查看。
秦天賜又露出賤兮兮的笑容:"島主,您找什么呢。"
島主:"我丟了錢,過來找找。"
秦天賜:"……"
您老人家這么不要臉的么。
福利彩票投注站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