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九豬小說網 > 謀天下:誰說本王是草包 > 第九十二章 飛的梵文
    沒一會兒,青衣又端了一碗醒酒茶進來,且只字不提方才的事。

    “王女,后天晚上是西涼一年一度的祭花節,揚絮郡主請您和季側夫留下來玩?!?br />
    “祭花節是個什么鬼?”凌沭側頭問。

    “祭花節是西涼人們拜百花神、用來祭奠這一年凋謝的所有花兒的節(日rì)?!?br />
    青衣伺候她喝下醒酒茶,凌沭眉頭都快擰在一起了,醒酒茶好難喝??!

    “祭奠花?”

    聽過林黛玉葬花,沒想到還有人也祭奠花,西涼人真矯(情qíng)。

    “那有什么活動???”

    “有夜市呀,而且男子在這一天可以請求百花神賜給他們一段好姻緣,聽說還有什么猜花名大賽,拿得頭名的男女會得到百花神的祝福呢?!?br />
    那不是跟乞巧節的(性xìng)質差不多?

    后天的話,是十五?那離過年還有半個月的時間,半個月要趕回去過年那是綽綽有余的。

    “我知道了,咱們就十六再啟程回去,差人去回了云丹揚絮吧?!?br />
    “好?!?br />
    談話的檔兒,青衣已經伺候凌沭更衣洗漱了,“對了,北國的使者隊伍昨天一回來就走了,看丹陽王的樣子,好像(挺tǐng)趕著回去的?!?br />
    青衣端著剩下的醒酒茶出去,走到門口,又回過來道,“對了王女,揚絮郡主一早邀季側夫出去玩了?!?br />
    “琉末去了?”

    “嗯,揚絮郡主只請了季側夫沒有請您?!?br />
    “什么?他們倆單獨去玩了?”

    青衣想了想,道,“也不是單獨,山竹弟弟,還有揚絮郡主的小書小畫都跟著?!?br />
    “哦?!绷桡瘘c點頭,等青衣出去后“吱呀”一聲關上門,她才突然驚醒――

    那跟單獨有什么區別??!

    自個兒的側夫跟別的女人出去玩,凌沭坐在院子里等啊等盼啊盼的,望穿秋水。

    干等也是等,不如堆個雪人?

    想著,凌沭伸出手,哈了哈氣,開始滾雪球。

    青衣端了(熱rè)乎乎的八寶粥出來,就見王女在院子里走來走去地滾雪球,因為是第一次玩雪,那(身shēn)影顯得笨拙。

    凌沭滾了一顆小的做雪人的頭,在青衣的幫助下又滾了一顆大的做(身shēn)子。

    鼻子是廚房里拿的胡蘿卜,然后又用青衣煮八寶粥剩下的黑豆排了個有弧度的嘴,眼睛是撿的兩塊形狀大小差不多的石頭。

    凌沭看著頗單調的雪人,道,“青衣,拿一條紅色的長綢來,然后拿一塊黑色的方巾,我給它折一個帽子?!?br />
    青衣去屋里搜了一條黑色的方巾,沒有搜到紅長綢,倒是有紅腰帶,可以將就。

    凌沭又折了兩只樹枝做雪人的手,這樣一個圓滾滾又白又可(愛ài)的雪人就大功告成了。

    傍晚,季琉末一進院就見院中立著一個胖乎乎的雪人。

    烏漆抹黑的雙眼,長長的鼻子大咧的嘴巴,圍著一條紅圍巾,頭上還戴著一頂小黑帽,剎是可(愛ài)。

    這一看就是凌沭做的。

    季琉末朝雪人走去,突然從雪人后面探出一個腦袋來,清美的容顏正對著自己笑。

    這樣的場景萌中了他的內心深處,季琉末覺得――一切足已。

    “琉末,我們是不是沒有一起玩過雪?”凌沭歪著腦袋,眨著亮晶晶的雙眼看著他。

    季琉末點頭,“確實沒有,所以呢?”

    “所以……”凌沭忽然伸出手,把手中一顆小雪球砸向他,“來打雪仗吧!”

    對于某人的突襲,季琉末輕巧地避過,蹲下伸手一撈,撈起一撮雪,隨意捏兩下就要扔回去。

    “等一下!”凌沭抬手阻止。

    “什么事快說?!奔玖鹉╉樖职蜒┣虼陥A。

    “琉末,你知道‘飛’的梵文怎么說嗎?”凌沭殷切地看著他。

    這個他還真不知道,波斯文桑蘭文他倒是懂,可是梵文的‘飛’該怎么念?

    遂,季琉末搖了搖頭,“怎么念?”

    “我教你,聽好了啊,”凌沭從雪人后面橫出一步,一本正經道,“飛就是――‘biu~’”

    隨著‘biu’的一聲,她背在(身shēn)后的手拿出了一個大雪球砸向季琉末。這回他沒有防備,雪球在他(胸xiōng)前開了花。

    季琉末一愣,隨即反應過來將手中的雪球砸出去,可惜凌沭已經笑著跑開老遠了。

    “琉末,這叫兵不厭詐,哈哈!”

    “凌沭,你學聰明了??!”季琉末從來沒有這么被人整過,簡直被自己蠢哭了。

    那個‘biu~’真是……絕了!

    兩人在院子里你追我趕,玩了一個多時辰才罷。

    吃過晚飯,凌沭洗了個澡倒頭就睡,而玩太瘋的后果是――第二天又睡晚,睡晚的后果是――

    “王女,您醒啦?”青衣端著(熱rè)水進來,“哦,揚絮郡主又邀季側夫去玩了,還是沒有邀請您?!?br />
    “云丹揚絮!”

    老子要跟你單挑!

    正在醉仙樓和心上人用燭光午餐的云丹揚絮莫名地打了噴嚏。

    這一個噴嚏把正在盤算著一會兒給凌沭帶白斬雞好還是帶八寶鴨好的季琉末拉回神來。

    “揚絮,你是不是受冷了?”

    云丹揚絮省省鼻子,夾了一口菜小心翼翼遞到他眼前,“沒事,來,試試這個新推出的菜?!?br />
    有菜遞到嘴邊,季琉末也沒想太多就張嘴接了,看得旁邊三人神(情qíng)各異。

    山竹(對手指):糟糕,公子這是要出墻嗎?怎么辦?回去(殿diàn)下會不會怪我沒把人看牢……

    書畫(捂嘴笑):喔喔噠,郡主快把未來郡主夫搞到手了,好(日rì)子要來啦!

    季琉末很認真地吃著醉仙樓的新菜,云丹揚絮時不時就親自喂一口菜過去,兩人看著好似小夫妻,恩(愛ài)得不得了。

    連中途來換水添菜的小二都夸道,“郡主對郡主夫真好?!?br />
    聽得季琉末一不小心就被嗆著了,憋得臉都紅了。

    山竹(欲yù)哭無淚:哎呀,真出墻了,從沒見他臉紅過。(殿diàn)下,山竹有負您的托付??!

    自打小二說了那一句,季琉末是越吃越不自在。

    說實話,云丹揚絮對他的感(情qíng)他都知道,只是覺得當作不知道更好,再說他都要離開,跟她保持朋友關系(挺tǐng)好的,沒必要說破。

    再者云丹揚絮也是個聰明人,相信很快就能想通的。

    只是季琉末卻忘了,聰明人在感(情qíng)上才最容易走不出來。

    比如澹臺衍,再比如他師姐…… 富品中文
福利彩票投注站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