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九豬小說網 > 謀天下:誰說本王是草包 > 第十六章 我幫你摘
    又過了四(日rì),大皇女的回信便被季家寨的人帶回來了。她答應想辦法讓女皇收回成命,但是圣旨要從京都到常山快馬加鞭也得一天一夜。

    而等信的這幾(日rì),二王女不斷派人來叫陣,昨(日rì)還親自上場,但還是沒能打過季琉末。

    昨(日rì)凌沭和藍田也出去看了,兩人站在寨門上觀戰,凌沭搖著寒玉扇啃著蘋果好不愜意,好似她不是朝廷的,反倒像季家寨的人。

    四王女當即大喊,“凌沭,三姐讓你來打探(情qíng)況,你竟然叛變,投入季家寨?!?br />
    凌沭扔了蘋果核,悠哉道,“四姐,你沒看出來嗎?我是人質啊,只不過季家寨向來奉行人質優待而已?!?br />
    說罷,冬瓜很配合地拿刀架在她的脖子上,“吃你的水果,不許說話?!斌w現了她確實是人質的表面現象。

    凌沭朝二王女聳了聳肩,一副“我沒騙你我就是人質”的表(情qíng)。

    二王女敗給季琉末,只得先撤回山下。

    凌沭收到大皇女的回信后喜悅不已,不用打仗季家寨的百姓就不會受苦了。

    不過,大皇女說她也徹查了一番,那窩土匪卻不是好解決的,聽說領頭的是以前名遍江湖的大盜,怕是比季家寨還不好對付,因為季家寨屬正,那窩土匪卻是邪。

    不過事(情qíng)到這里算是解決了,至少凌沭不用繼續當探子了。

    “琉末,我有事同你說,”凌沭跑進季琉末屋里,屋外正下著雨?!拔以摶厝チ??!?br />
    “你要下山?”季琉末一聽她要出寨,頓時冷了臉。

    “是啊,再過不了幾(日rì)圣旨就會到了,既然不攻打季家寨,我便不再是探子,所以也該回去了?!?br />
    “那等雨停你再走?!奔玖鹉┛粗旰?,慶幸昨夜突然下起雨,反正一時半會兒也不會停,這樣就可以多留她一天了。一天,足夠他想辦法把她留下來了。

    季琉末對于把凌沭留下來這件事,相當有自信,畢竟人家有自信的資本??!

    再說這樣的奇男子哪個女人不想要?況且娶了他就等于娶了季家寨,季家寨還有有藏寶圖呢。

    這幾天,凌沭除了游玩,還深思熟慮了一番。當初藏寶圖的其中一份持有者是一個叫季歲靈的游俠,而這個季歲靈就是季琉末的祖宗。那么要怎樣才能讓他自愿把藏寶圖拿出來呢?

    季琉末是個聰明的男子,他知道該怎么為自己爭取幸福。既然凌沭在找寶藏,那么必定會想方設法拿到藏寶圖。

    如果以這個條件讓她留下,機率還是蠻大的。

    季琉末離開后,凌沭看著雨發呆,突然想起白慕說下雨時要上山來采藥,忙撐著傘去找人。

    雨越下越大,凌沭找了許久,終于看見那白色的(身shēn)影。

    他撐著油紙傘,站在崖頂,正凝望著懸崖外那株開著血色花朵的植物,紅色的花瓣在雨水的沖洗下越發地明亮耀眼。

    白慕正要俯(身shēn)去摘,突然(身shēn)后傳來一道清亮的聲音,“等一下,危險?!?br />
    凌沭跑到他(身shēn)邊來,合起傘躲在他的傘下。

    “一個人摘太危險了,這樣,你站在這里抓住我的手,我來幫你摘?!绷桡鹪捯魟偮淙司鸵呀浾驹谘逻?,把手伸給他。

    白慕這才從她的話中回過神來,忙扔了傘,緊緊抓住她的手,生怕她一個不小心滑下去。

    “還是我自己來吧?!?br />
    “沒事,抓緊我?!绷桡饹_他一笑,向懸崖外俯過(身shēn)去。

    白慕看著眼前的人,心里像是被什么擊中一般,久久不能平靜。

    凌沭費了好大一番力氣才摘到,此刻兩人都已被雨水淋濕了。

    白慕從她手中接過血株,看著雨水下秀氣絕美的面容,一顆冰冷的心全融化了。

    “凌沭……”

    凌沭臉上還掛著笑容,突然被一股力道拉過,竟是白慕將她擁入懷中,緊緊地,她甚至聞到了他(身shēn)上淡淡的藥香,是雨水無法沖洗掉的。

    直到白慕放開手,凌沭還處在震驚中無法回神,他竟然……

    “白慕……”

    “謝謝你?!卑啄揭琅f冷著一張臉,只是,眼底多了一份柔(情qíng)。

    凌沭這才回過神來,見他要走了,忙拉住他,“那個,你衣服也都濕了,跟我去季家寨吧,我給你找一(套tào)干凈的衣服,不然容易生病?!?br />
    凌沭看著他,出乎意料,他竟沒有拒絕。

    兩人回到凌沭住的地方,因為下雨天,所以一路上都沒人。

    “藍田,你去找一(套tào)男裝來?!?br />
    “是?!?br />
    藍田出去,凌沭讓白慕先等著,自己進去換衣裳了。

    很快,藍田就拿來一(套tào)嶄新的衣服,白慕進去換,凌沭疑惑道,“你辦事效率(挺tǐng)高啊,不過那不會是你買的吧?這里沒有成衣鋪???”

    藍田一副專業護衛的表(情qíng),回道,“回王女,是借的?!?br />
    “哦?!绷桡鹨膊辉僮穯?,大概是找山竹借的,可是山竹的衣服白慕能穿嗎?太小了點吧。

    藍田見她不再問,心下松了口氣,腦海中不由得想起方才的(情qíng)景。

    ——

    “你要男裝干什么?”山竹掐著腰問她。

    “借不借?”藍田惜字如金。

    “借借借?!鄙街竦闪怂谎?。

    “要大一些的?!彼{田補充。

    過了一會兒,山竹拿著一(套tào)全新的衣裳出來,交到她手上,略羞澀道,“這是我親手做的,成人禮時打算穿的,給你了,不用還回來了?!闭f完便紅著臉跑開了,男子送成人禮的衣裳給女人,就是交付了一生的意思。

    藍田卻沒多想,拿著衣服便立即走了。

    還未等白慕換完出來,冬瓜就跑過來了,“幽王(殿diàn)下,你快去看看吧,公子在雨中練鞭子呢,怎么勸都不聽?!?br />
    “季琉末在雨中甩鞭子?”腦子有病吧?凌沭驚訝,忙跟著冬瓜去。

    “您快看,都一個時辰了,再這樣下去肯定會生病的?!?br />
    凌沭看著雨中那綠色的(身shēn)影,一籌莫展??吹贸鰜砑玖鹉┦巧鷼獾?,不過他為什么生氣?難道是……

    這些天,他對她的心意表現的很明顯,她不是看不出來,只是她不能接受他,因為她已經有了喜歡的人,況且,家中還有一個遙歌在等她。

    站了一會兒,凌沭還是轉(身shēn)離開了,她不值得他這樣。 富品中文
福利彩票投注站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