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九豬小說網 > 我不想繼承萬億家產 > 第345章,我回來了
    這時候的發布會現場,亂作一團。

    李博遠找的那些人,直接就堵住了門口,并且圍堵了江婉等人,根本不讓他們出去。

    還有他聯系的那些媒體,肆意的播報。

    而他們則是默默的站在一邊看好戲。

    現場的保安呢?

    早就被李博遠等人收買了,通通銷聲匿跡。

    林清清又去哪了?

    隔壁廳出現了事故,她要去處理,剛趕回來就看到了這種事。

    “江董!“

    林清清著急,迅速推開人群。跑過來,抱著江婉,看清了她裙擺下的血跡,知道事情大條了!

    “保安!保安!你們都給我讓開!“

    林清清嘶吼著,可是周圍幾十個人圍聚著,表情冷漠,還指指點點的噴罵著。

    劉浩和趙海燕等人也是據理力爭,甚至動粗了,和那幫人扭打起來。

    可是根本無濟于事!

    整個會場,都被李博遠控制了。

    “跟我斗?你還嫩了點!“

    李博遠心中冷笑。喝干了杯中最后一滴紅酒,示意身邊的手下道:“再派些人來,把這里攪渾了,最好把那女人肚子里的孩子弄了?!?br />
    “是的老板?!?br />
    穿著黑色西裝的手下人,立馬走出會場,打了個電話。

    沒多時,就有一幫拿著棍棒之類的小混混,沖進了會客廳。

    “媽了個巴子!誰是江婉!他媽的,我媽吃了你們必康的藥,死了!“

    帶頭的是個光頭仔。面目可憎,揮舞著手里的棒球棍大聲呵斥著。

    那些激動噴罵的人群散開,這幫小混混就沖進去,看到倒在地上的江婉,還有她身邊圍聚的六七個人。

    “草!就是這娘們?!長得倒是好看。心居然這么黑!“

    光頭仔囂張的喊了幾句,大手一揮,道:“兄弟們,給我打!打死這個黑心的企業家!“

    話應剛落,他身后的七八個弟兄就要沖了上去。

    劉浩急了,猛地站出去,手里抄過折疊鐵椅,怒吼道:“我看你們誰敢!“

    他身后,還有一個男助理,也沖了出來,和劉浩并肩。

    劉浩怎么不著急,陳平讓他照顧江婉,結果自己不留意,就造成了這等局面。

    這要是江婉肚子里的孩子沒了,他這個做叔叔的,難辭其咎,想死的心都有!

    “草!還真有不怕死的!“

    那光頭仔一聲怒吼,直接就操著棒球棍打了過來!

    一下子,七八個人,照著劉浩和他的助理就群毆起來!

    場面火爆!

    但是也很快。

    畢竟雙拳難敵四手。

    劉浩和那個男助理,直接就被干趴下了,頭破血流的,很慘。

    趙海燕眼眶滿是淚水,沖上去喊道:“別打我男人!我報警了!“

    啪!

    那光頭仔,上去一巴掌。狠狠的將趙海燕扇在地上,又踹了幾腳,怒罵道:“婊子!老子今天只找江婉,你們要是敢管閑事,我就弄誰!“

    他這一吼,旁邊看熱鬧的那些人全都如鳥獸一般,飛快的逃離,避免惹禍上身。

    “打死她就好了!賤人!“

    “就是,昧著良心賺黑錢,虧了我還想投資呢?!?br />
    “必康就是毒瘤!破產最好!“

    一群人站在一邊。也不忘落井下石!

    那光頭仔嘿嘿的冷笑著,走向倒在地上,面色蒼白,且已經恢復了意識的江婉。

    “你就是江婉?正好,要沒賠錢要么賠命!“

    光頭仔冷笑道。

    一旁的林清清看不過去了,起身,對著那光頭仔冷聲問道:“誰讓你們來的?!“

    這一看就是故意找來鬧事的。

    啪!

    光頭仔直接一巴掌扇過去,罵罵咧咧道:“他媽的,長得倒是漂亮,這里有你說話的份嗎?怎么,你還想跟哥哥一起搖籃?“

    林清清面頰殷紅的巴掌印,眼神噴火,喊道:“保安!“

    可是,沒有保安出來。

    她就知道,壞事了。

    這背后,一定有人在指使。

    眼神落在一旁的李博遠等人身上,林清清就明白了。

    這老家伙,可真是無恥!

    “我不管你們是誰?這里是香格里拉,誰敢鬧事,我就報警把你們都抓起來!“

    林清清是寸步不讓。身后有懷有身孕的江婉,出于女人之間的同情,她也不會這個時候拋下江婉。

    一邊的劉浩也是頑強的從地上爬起來,鼻青臉腫的模樣,擋在林清清身前。嚷道:“媽的!小兔崽子,來啊,有本事打死老子!“

    光頭仔怒了,摸了摸頭,怒吼道:“給我打!打殘為止!“

    又是一頓胖揍。一直打到劉浩爬不起來。

    光頭仔吐了口水吐在劉浩身上,而后才走向林清清,冷冷的笑道:“怎么,大美女,你想出頭?就不怕我干花你的臉?“

    看著對方一步一步緊逼而來,林清清也是嚇得往后退了幾步。

    “把人給我拉起來!“

    光頭仔喊道,他身后的小弟就沖過去,一個人拽住林清清,兩個人將江婉殘忍的從地上拉起來。

    啪!

    一巴掌,光頭仔怒扇過去,罵道:“賤人,我媽就是吃了你們公司的藥死了,這事你怎么處理?“

    江婉現在渾身虛弱,小腹絞痛,艱難道:“我們公司的藥……從來沒有……沒有出過事故。你們是……是誰派來的!“

    “死到臨頭了還嘴硬!“

    光頭仔偷偷的看了眼一旁角落里的李博遠,而后直接狠厲的下手道:“我就扇到你承認為止!“

    啪!

    啪!

    整個會客廳,頓時響起了清脆的巴掌聲。

    江婉,承受著非人的折磨,但是依舊倔強的咬著牙。

    “干什么干什么,你們憑什么打我女兒!“

    也是這會,楊桂蘭帶著一幫老姐妹沖了進來。

    她也是剛到,就看到自己女兒在被人打,這個當媽的心里疼啊。

    而且,她看到江婉腿間有血,頓時就嚇尿了!

    那光頭仔,直接被楊桂蘭猛地推開,一個踉蹌,罵了句:“草!哪來的老東西!“

    楊桂蘭扶著搖搖欲墜的江婉,眼眶里都是淚水,激動害怕道:“婉兒,婉兒,怎么樣?你別嚇唬媽呀?!?br />
    江婉渾身虛弱,倒在楊桂蘭懷里,呢喃道:“媽。寶寶……我的寶寶……“

    說話的時候,江婉細嫩的小手,還在摸著肚子。

    楊桂蘭看了眼江婉身下,淚如雨下,罵道:“該死的陳平!他人呢?這個時候,他那個混賬去哪了?女兒啊,我早就說過,陳平是個掃把星啊,你不聽!“

    楊桂蘭心疼啊,又恨!

    這一刻。她把所以怒氣都撒在陳平頭上。

    “媽,你別怪陳平,他肯定有事耽擱了?!?br />
    江婉最后的時候,還在替陳平著想。

    “這都什么時候了,你還在替他說話。我不管,這次你一定得和他離婚,他算個什么男人??!“

    楊桂蘭心中氣憤極了。

    “媽帶你去醫院?!?br />
    楊桂蘭是心疼自己女兒的,扶著江婉就要走。

    可是。

    砰!

    光頭仔直接一腳踹在楊桂蘭身上,將她踹了個踉蹌。

    “媽的,老東西,我警告你,你要是敢插手,我一樣揍你!“

    光頭仔氣勢洶洶的指著楊桂蘭罵道。

    可是這一刻,楊桂蘭直接就跪著爬到了光頭仔的身前,求饒道:“這個大哥,求你放過我女兒,先送她去醫院好不好?“

    啪!

    光頭仔又是一巴掌抽過去,怒道:“送個屁!死了才好!今天她不承認必康賣假藥,誰都別想離開!“

    與此同時。香格里拉大門口,鄭泰的車隊緩緩的停了下來。

    一共十二輛黑色的奔馳著,一早進入上江的時候,就已經準備好了。

    鄭泰下車,恭敬的打開車門。迎著陳平走下車。

    路上,他曾經給秦虎等人通過電話,可是打不通,這就奇怪了,難道發布會出事了?

    恰在此時,那香格里拉大門口沖出一個身影。

    是渾身帶血的秦虎,被人砍了很多刀,直接就跪在陳平跟前,道:“陳……陳先生,我們被埋伏了,嫂子,……嫂子有難!“

    說完這句話,秦虎就載頭倒了下去。

    陳平大驚!

    眼皮狂跳!

    這一刻,他渾身感受到了一種刺骨的寒意。

    江婉!

    他雙目如炬,抬腳就跑向了發布會現場!

福利彩票投注站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