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九豬小說網 > 詭秘之主 > 第一百二十六章 門后的呼喊
    “壁畫上的內容,會變成物質世界的現實……”

    無論克萊恩,還是倫納德,都不由自主在心里重復起“正義”小姐剛才的話語。

    如果說另外一側壁畫決定了書中世界的歷史走向還只是讓人驚奇讓人贊嘆,那這邊的發現就足以撼動每個人心靈,能夠于那里掀起一場狂風巨浪。

    你描述的畫卷,必將在現實舞臺,而非虛幻世界上演,這是神靈一般的表現!

    “沒這么夸張吧……”倫納德“復述”之后,用難以接受的口吻低語了一句。

    克萊恩心里則習慣性做起分析:

    “哪怕‘0—08’,也僅能影響一座大都市,難以超過這個范圍,‘觀眾’途徑的序列1‘作家’應該也差不多……而‘空想家’的‘唯一性’可以確定在亞當手中……這座‘奇跡之城’又是靠什么來保證壁畫上的內容得到實現?

    “當初‘空想之龍’的神力?這本書成形的時候,壁畫上的內容就已經化為烙印,沉入了集體潛意識大海,向著四面八方感染,以此推動一代又一代生靈無意識地來完成這件事情?

    “如果這是真的,那現在再弄一副壁畫,肯定無法變成現實,因為‘空想之龍’已經隕落,沒法再提供神力……

    “但可以試一試,若新壁畫的內容確實在物質世界上演了,那就說明這‘奇跡之城’真是當初的利維希德,且藏著很大的秘密,也說明‘觀眾’途徑的水比我想象得更深。”

    “‘作家’?還有這種魔藥名稱?”倫納德聽著克萊恩的心聲,忍不住泛起了“嘀咕”。

    比起可以從“空想之龍”延伸過去的“空想家”,“作家”這個魔藥名稱明顯更吸引人眼球,更讓人浮想聯翩,更有種現實走進幻想的感覺。

    早就知曉“觀眾”途徑高序列魔藥名稱的奧黛麗心中閃過的卻是另外的念頭:

    “唯一性……‘世界’先生竟然能瞬間聯想并分析出這么多事情,好厲害呀!唔,我是不是夸獎得太直白了,‘世界’先生都聽到了……這座大廳真是讓人難以適應啊……不,‘世界’先生,我是真的在夸你,發自內心的!”

    奧黛麗先是有些羞恥,接著快速調整心態,努力讓自己變得坦然。

    “……不愧是‘心理醫生’,調整得真快……”克萊恩隨即產生了這么一個想法。

    “果然,‘世界’先生不像外表那么冷酷,是會在心里小聲嘀咕的,唔……我什么都沒說!”奧黛麗剛下意識轉過一個念頭,立刻就堅決否定。

    倫納德身邊同樣有聲音回蕩:

    “克萊恩的格爾曼.斯帕羅偽裝做得不錯啊,幾乎所有知道他的人,都相信他冷酷、瘋狂,嘿嘿,誰能想到……”

    倫納德的思緒剛要發散開來,突然被一道聲音打斷:

    “閉嘴!”

    他看了看格爾曼.斯帕羅扮相的克萊恩,攤了攤手,強忍著笑意道:

    “你看,這就不夠冷酷了吧?”

    “冷酷?那我直接把‘無暗十字’按到你頭上!非凡特性如果不想要,就捐給有需要的人!”無法借助冥想控制內心念頭的克萊恩本能做出了回應。

    “……”奧黛麗看了看“世界”先生,又看了看“星星”先生,內心的聲音飛快蹦跶了出來,“原來他們內心有這么多戲劇……我之前只能看出‘星星’先生的,完全沒想到‘世界’先生那張撲克牌一樣的臉下面竟藏著,額,吉安特,博斯,米妮……”

    關鍵時刻,已有經驗的奧黛麗強行用點數事物背誦名字的方法中斷了思緒。

    “這都是誰和誰?”倫納德的注意力隨之被轉移。

    “是我家里養的獵犬和馬匹們。”奧黛麗很有禮貌地回答道。

    “一條獵犬450鎊以上……”克萊恩忽然想到買下玫歌莊園后,管家瓦爾特提議購置一批獵犬的事情。

    “為什么‘世界’先生首先想到的是價格……”奧黛麗腦海里一下飄過了這么個疑問。

    倫納德撇了撇嘴,即使沒有開口,也做出了回答:

    “這不是很正常嗎?這家伙在這方面一直都有點計較,我記得……”

    他“話”未說完,克萊恩就輕咳了一聲道:

    “我們繼續探索別的地方,最后有時間再實驗壁畫的事情。

    “哎,這座大廳真是很容易就讓事情變得混亂,重點總是一不留神就轉移到每個人的隱私上面……”

    聽到他后面抱怨的那句話,“正義”奧黛麗和“星星”倫納德不管有沒有忍住,都笑出了聲音——這不以他們的意志為轉移。

    見“世界”先生明顯不想讓局面再次往混亂方向發展,奧黛麗抬起腦袋,仰望穹頂,將注意力放回了正事上:

    “右側壁畫控制的是書中世界,左側似乎能影響現實……那如果將壁畫描繪到上方呢?會發生什么事情?”

    克萊恩一下也有了聯想:

    “‘空想之龍’的權柄至少包含三大方面:幻想的國度必將降臨物質世界,宣稱的未來必將上演,變成現實,想象的物品必將具現而出……第一個有點對應右側壁畫,第二個符合我們對左邊的猜測,那宮殿上方空白處會不會與第三個權柄有關?”

    “只要在上面描繪想象中的物品,它就會具現而出,可以使用?”奧黛麗輕松就理解了“世界”格爾曼.斯帕羅的意思。

    “那我畫一條‘空想之龍’呢?”倫納德“提”出了疑問。

    克萊恩再次瞥了他一眼:

    “首先,你要見過‘空想之龍’還沒有失控崩潰,其次,你要能還原祂身體的主要細節,最后,你得會畫畫。”

    “……我現在是不會,但不表示以后也不會,我可以請相應課程的家庭教師。”倫納德“嘀咕”回應道,“而且主要細節指什么?身體結構,還是神性外顯成的符號,標識?”

    這時,奧黛麗抿了抿嘴,以控制笑意的流瀉,接著語氣略顯輕快地“說”道:

    “我會畫畫。”

    這是一位貴族小姐的基本功,而奧黛麗在這方面還頗有天賦。

    “嗯,之后有時間嘗試。”克萊恩點了點頭,邁步走向了大廳最前方那根巨柱。

    他對這次探索的規劃是先得有個整體性的把握,以后再考慮怎么深入。

    與此同時,他因倫納德剛才的問題想到了別的事情:

    “神性外顯成的符號、標識……這包含大量而龐雜的知識,可以讓人在能承受那種沖擊后,從中解讀出相應的魔藥配方、非凡能力……那么,在第一塊‘褻瀆石板’出世前,若是直視半神甚至古神不死,會收獲什么呢?那個時候還沒有魔藥配方的說法啊……

    “只有依靠魔藥一步步提升上來的神話生物,神性里才包含這部分知識?或者說,魔藥配方出現以后,不管靠哪種方法晉升的神話生物都有了相應的知識沉淀?

    “如果是我想的這兩種原因,那就說明神性里的知識是能夠變化的,可以增加的……‘偷盜者’途徑的天使有沒有能力對這些知識做出篡改,甚至直接刪除?”

    “‘世界’先生考慮的事情好深奧,涉及好高的層次……”“正義”奧黛麗在旁邊忍不住“感嘆”了一句。

    倫納德也沒能控制住心底的聲音:

    “還有這種事情?回去問問老頭……

    “克萊恩這家伙知道很多啊……他扮演格爾曼.斯帕羅也不完全是偽裝啊,至少這種深沉感似乎屬于他自己……”

    “謝謝你們的贊美啊,停!”一手拿著裝血小瓶,一手握住“無暗十字”的克萊恩強行收斂住思緒,將目光投向了不遠處的古神“王座”。

    ——他們現在是靈體狀態,雖然被大廳限制,無法飛行,但最高速度還是要比人類形態快很多。

    直到此時,克萊恩才發現,那疑似“空想之龍”座椅的巨柱后方,有一個向下的,黑幽幽的通道。

    “什么都看不見,有光就好了……”奧黛麗下意識閃過了一個念頭。

    然后,那處通道內,純凈柔和的光芒就亮了起來,將里面照得異常透徹。

    無需進入,克萊恩、倫納德和奧黛麗就看見通道最深處屹立著一扇對開的,古老的青銅大門。

    那大門之上,數不清的難以描述的符號密布,如同一條又一條延伸到后方的鏈條,仿佛在封印著什么,直觀地給人沉重感和神秘感。

    在巨龍一族的“奇跡之城”內,在古神的居所里,在祂的王座后方,有扇疑似封印的大門存在。

    幾乎是同時,克萊恩三人的視線似乎穿透了那扇青銅大門,看到了里面深沉的黑暗。

    緊接著,他們聽到了噗通、噗通的心跳聲。

    源于他們自己的心跳聲。

    而他們現在是靈體狀態,根本沒有心臟這個說法!

    剎那之后,克萊恩手中“無暗十字”表面的銅綠自行剝落,露出了純凈光芒組成的實體,向前散發出太陽般的光芒。

    而克萊恩、奧黛麗和倫納德體內,莫名多了幾分陰冷感,仿佛每一個“細胞”都有了自己的意識,想要組成另一個“我”。

    他們虛幻的視覺里,青銅大門后的深沉黑暗中,一只眼睛睜開了,眸子深黑,布滿幽藍的裂紋。

    不分先后,一只又一只同樣的眼睛也睜開了,密密麻麻,冷漠注視。

    這一刻,克萊恩等人仿佛聽到了無聲的呼喊,極有吸引力的呼喊。

    沒有猶豫,克萊恩靈體一下膨脹,包容住倫納德和奧黛麗,直接結束召喚,返回了灰霧之上。

福利彩票投注站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