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九豬小說網 > 許倩書 > 第375章 下場
    陸鳴颯手疾眼快,用腳一勾地上的長劍,手接住前一扔,便穩穩地扎在了三皇子的大腿上。

    三皇子撕心裂肺地慘叫一聲,還沒爬起來就又摔倒在地。

    皇帝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指著陸鳴颯就要問罪,被陸鳴颯搶先一步開口道:皇上,三皇子意圖對皇后行兇,微臣護主心切,還請皇上恕罪。

    護夫狂魔許倩書揚起下巴也幫腔:是啊,我們家陸鳴颯就是這樣忠正的人,不然也不會冒著這天大的危險,帶著幾個人就來給皇上護駕了。

    這言下之意便是,才救了你這皇帝的命,你可別過河就拆橋。

    皇帝被堵得啞口無言,只能收了手,哼了一聲,重重甩袖。

    父皇,父皇救……三皇子倒是懂得借機裝可憐。

    但許倩書可比他機靈多了,立馬就打斷了他的話,不給他任何自救的機會,皇上!

    許倩書瞥了一眼三皇子,繼續道:外頭大殿上,文武百官和各國公主來使都還等著,您和皇后還是快出去繼續主持宴席吧,不然等會兒要是有人好奇,過來這邊查看情況,不小心將這邊的消息傳了出去,咱們可就在諸國面前丟了臉啊。

    嗯,我媳婦兒說的不錯。陸鳴颯煞有介事的點點頭,然后牽起許倩書的手,如果皇上打算等會兒再走,那我們就先出去了。我閨女還在外頭,我和我媳婦兒要出去陪著她,不然等會兒小丫頭該著急了。

    皇帝繃著一張臉,看了一眼躺在地上哀嚎的三皇子,又看了一眼摟著胡志玲坐在地上、狼狽的元太白。

    一旁的察賢皇后扶了扶自己的頭發,又抻了抻衣裳,明顯是打定主意要出去了。

    左右為難之下,皇帝最終下令:來人,將三皇子拉下去關起來,那個逆臣。他看著吳堂,拉出去砍了。另外馬上將方年遙緝拿歸案,切不可讓他攪合了今天的宴會。

    是!

    太子~他面色緩和一些,還有一些尷尬,你就留在后殿照顧瞿越國公主吧,人家怎么說也救了你一命,還替你受了傷。

    是。元太白應聲,想了想,最終趕在皇帝他們出大殿之前,道:父皇,兒臣打算娶瞿越國公主為妻,方才兒臣為了給她止血……

    選擇和瞿越國聯姻,實在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因為瞿越國土小、也沒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的強處。

    皇帝沒有說話,只頓了頓,就走了出去。

    他們回到大殿,好似什么都沒有發生,依舊言笑晏晏,現場也是一派和諧氣象,只是三皇子和方年遙他們幾個的位置空了。

    方年遙把三皇子當槍使,當三皇子他們帶兵去見皇帝的時候,他并沒有跟著,而是選了一個安全的地方等候,一聽到陸鳴颯帶著兵去救駕的消息,他立馬就帶著人跑了。

    他也不是就此甘心放棄,可無奈他們的兵已經被陸鳴颯和元太白悄無聲息的給解決了,沒法,他只能選擇逃命。

    他帶著人一路狂奔到宮門口,先謹慎的讓手下去命守門官兵關門,一見守門官兵操起長槍,他立馬就反應過來,帶著剩下的人又往回跑。

    方年遙從小入宮,在后宮待了大半輩子才出的宮,這后宮他了如指掌,已經到閉著眼睛也不會走丟的地步。

    他將所有手下推出去擋路,自己跑去躲了起來,倒也是叫人難找。

    搜尋方年遙的工作緊鑼密鼓,也悄無聲息,絲毫沒有打攪到大廳里享受宴席的人,一直到宴會結束,人們也沒有發現什么端倪。

    大臣和公主們陸陸續續出宮,果果也被大頭他們護送出宮去,只有陸鳴颯和許倩書留了下來。

    方年遙像條毒蛇,蜷縮起來,蟄伏在暗處,準備最后一搏,拉陸鳴颯作為黃泉路上的同伴。

    他躲在出宮的必經之路上,耐心等待,躲過了一遍又一遍的巡邏排查。

    最終在幾刻鐘后,聽見了許倩書和陸鳴颯的交談聲,他緊握著身上唯一的利器——一把巴掌長的匕首,等著陸鳴颯走過,露出后背。

    陸鳴颯,我殺了你!方年遙扯著尖細的嗓子,舉著匕首,豁出了全身的勁朝沖出去。

    就他這孱弱枯朽的身體,任憑他再怎么使勁,在陸鳴颯看來,也如同慢悠悠跑過來一般。

    陸鳴颯甚至沒動身子,一手還摟著許倩書,另外一手拔了侍衛腰間的佩劍,聽著聲音,往后一捅,長劍便貫穿了方年遙的肚子。

    一代奸雄不可置信地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肚子,又看了看自己手上匕首和陸鳴颯之間的距離,渾濁的眼珠子中滿是怨恨和不甘。

    沒一會兒,皇帝和元太白他們聽見動靜趕來,剛好看見陸鳴颯將帶血的刀抽出,方年遙倒在血泊中的一幕。

    陸鳴颯冷酷回頭,也不朝皇帝行禮,口吻如同吩咐那般淡淡道:方年遙手底下的走狗黨羽,太子那里都整理好了名單,皇上還是辛苦辛苦,連夜安排下去,馬上快刀斬亂麻吧。

    依方年遙謹慎的性子,不可能沒有第二套方案,他們得趕在方年遙的人之前動手。

    皇帝很不爽今夜這種事事都被陸鳴颯主導的感覺,但卻又不得不承認,今晚多虧了有陸鳴颯,不然他可能就真的要被方年遙騎上脖子拉屎了。

    他鐵青著臉,深深凝視了一眼陸鳴颯,帶著各種情緒下達命令。

    動作之迅速,那些昔日、今日在方年遙陣營的大臣,出了宮后還沒回到家,就已被拿下。

    像陸永淵吳堂這樣已經沒了命的,則是直接被抄家。

    本來就因為謀害了老爵爺,而心里壓力非常大的白氏,這下才過了幾天舒心日子,還沒開始擺老太太的譜,突然深夜被官兵闖進家門,舉家上下被拘了起來,一切值錢玩意兒也都被收走了。

    再一聽見自己的寶貝兒子陸永淵已經死在宮里的消息,她哪里受得了這種打擊。

    幾個呼吸之間的功夫,白氏就變得腦子混沌起來,被她們母子倆害死的老爵爺好像就站在前面那片陰影處,對她招了招手。

    啊!鬼!鬼!她將眼睛瞪得渾圓,叫人懷疑眼珠子馬上就要從她的眼眶里掉了出來。

    人一旦瘋魔,力氣就會變得力大無比,加上官兵們沒有料到這一變故,一下子竟然沒壓住她,被她給掙脫了。

    官兵們震驚之余,趕緊追趕白氏,皇上可是下了命令,不能讓任何一個與三皇子謀逆一案的相關人員逃脫。

    白氏瘋婆子一樣亂跑著,把身后追逐的官兵當成了從地底爬上來的索命惡鬼,黑燈瞎火的,躥到了廚房那邊去。

    小心!追得離她最近的官兵瞧見她面前不遠就是一個水井,且見白氏邊往前跑,還邊回頭看他們,下意識提醒一聲。

    但癲狂了的白氏已經聽不懂人話了,還是往前跑去,腳下被絆、身子往前一載,磕了井壁幾下,便掉進了深井里,發出‘噗通’一聲。

    官兵們手忙腳亂地想要營救,可井又窄又深,掉進井里的白氏又只顧得上掙扎,根本抓不住他們扔下去的繩子。

    沒一會兒,井里就沒了動靜,只有一只青蛙呱呱的叫著,官兵們面面相覷,沒一會兒想起陸永淵逆賊的身份,便瞬間釋然,轉身各自散去做其它的事情。

    這一夜,京城死了好多人,有企圖逃跑,被官兵當場斬殺的,有像白氏這樣不能接受事實,癲狂之后意外喪命的。

    三皇子在牢里也死了,現場看來,是用繩子自己上吊死的。

    但真相大家都知道,是陸鳴颯派人去解決的,可皇帝沒有證據、又懼于陸鳴颯的實力,不能說什么。

    后宮那邊,察賢皇后很滿意胡志玲這個孩子,她覺得只要兒子高興,就算娶一個小國的公主為妻也沒什么。

    元太白沒有表現出特別的喜歡和厭惡出來,情緒淡淡,每日都會去探望胡志玲,有時候碰上胡志玲在喝藥了,還會親自給胡志玲喂藥。

    這是都是以前胡志玲想都不敢想的,如今真實發生了,她卻高興不起來。

    其實你不用這樣的。她從元太白的手中接過藥碗,自己低著頭喝,許是牽扯到了肩膀上的傷口,皺了皺眉頭,瞿越不會有人知道那天的事情的,你不用害怕我嫁不出去,而委屈自己娶我。

    啊?

    元太白怔愣,完全沒想過胡志玲會說這樣的話。

    趁公主們還沒動身回國,你還是去看看,挑個好看的、合適的做你的太子妃吧。胡志玲為了不給元太白壓力,笑著說出這句話,心里則是苦成了黃連。

    元太白皺了皺眉頭,小聲嘟囔:你要不想嫁給我,不早說,我都已經把消息散出去了,各國公主也都出京了。

    這下輪到胡志玲愣住沒話說了,她沒想到元太白會這么早說出去,可想想也是,她進宮以來就不回驛站,就算元太白不說,人家也都能猜到。

    元太白站起來,你放心,我向來不喜歡強人所難,既然你不愿嫁給我,那你就等的傷好了,回瞿越去吧。
福利彩票投注站申请